【三十】.会陶高

小说:纵云朝歌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寒知微 字数:2623

五人看完书信之后,都沉默了

哥是什么想法呢?”谭钫文问道。

“你们先说吧,我想听听你们看法。”涛答道。

“我觉得他们诏安我们,是想孤立我们,然后再一一解决我们兄弟几个。”谭钫文说道。

“先谈是是一定要杀我们个问题,我绝只要接受诏安了,我们就等同被人家给用绳子绑住了,再想自由活可就难了。”舒予说道。

“舒予讲得在理,我也是么觉得,叫我头上突然多那么多当官管我,我可愿意。”覃业刚说道。

“我随哥哥们意见。”唐杰说道。

“我绝对是杀杀我们问题,而是我们如果被诏安,就绝对会被利用,邓广绝对会利用我们对付刘康。”李璇说道。

“璇子,你继续说去。”涛说道

“好,那我就继续说,刘康素有伐浩之心,世人皆知,如若我们接受诏安了,将必定会被邓广派去抵御刘康,到时候我们两败俱伤,邓广就可坐收渔翁之利了。”

“璇子所言深我心,我绝对才是邓广,那么我们就么定了,绝对接受诏安。”涛说道。

“那该如何拒绝才好,我们也能得罪邓广啊。”谭钫文说道。

个就我说吧,反正我们六个人已经商量出结果了,剩就等了。”涛说道。

涛虽然嘴上么说,让兄弟五人放轻松,但是心里还是十分惆怅,怎么说确是门学问,既要拒绝,又能撕破脸,十六岁涛哪懂些,只是觉得比打仗还难。

涛迈着缓慢而沉重步伐走到了卢铁狂房门前。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响起,卢铁狂听见了敲门声立马跑开门,门一开,看见是涛,立马作揖道:

“主公,快请进!”

卢铁狂带着到客厅坐后便问:“主公今日前是有何事要吩咐。”

涛并未明说,而是先问:“铁狂,我有一事问你。”

“主公请讲。”

“铁狂你是否有想过去浩国朝廷之上,做个官?”

卢铁狂深叹一口气说道:“在我小时候,父母经常跟我说,当官是条好出路,我自己也向往过,后啊,随着年龄增长我也是逐渐看清了那些当官无能,济州百姓饿饿,死死,对此,我已经全无当官想法了。”

“朝廷无能,奸臣当道,也是无可奈何啊!”

“主公专程跑过会就是为了问个问题吧。”

“当然是,浩国派诏安,我想听听铁狂意见。”

“招个鬼安,诏安了,真正苦就是济州百姓了,我昨天和均轶一起去村里查看,发现虽然我们段时间一直在打仗,但是那些百姓还是能吃饱饭,若我们走了,他们怕是又要过上吃了上顿没苦日子了。”

涛听了卢铁狂番话,内心更加坚定了会诏安决心。

涛听完了卢铁狂想法后,开始切入正题了:

“那依你之见,我应该如何应付呢?”

“主公就推脱说自己懂官场礼节,去了也会做官,那若再邀,可让在场之人轮流敬酒,待到醉之后,你便派人用一辆马车送回去,如此一,也用得罪浩国那帮人。”

“好,就照你说办!”

涛说完便喜笑颜开走了回去。

第二日,涛带着兄弟五人骑马在济州城东门迎接

马车驶入济州境内后,无一人前相迎,仆人骂道:

群鸟人,诏安说,既然还迎接,真是知好歹。”

劝道:“江儿,切可胡言乱语涛刚和我们打完仗,有点防范之心也是正常,起码他还没有加害我们,足矣证明涛绝是小人。”

“是,人您说对,前面就是济州城东门了,到时候我们还知道能能进城都知道,您还么乐观。”

“江儿,你些话小心点。”严厉训道陈江。

样安安静静又走了2里多路程,坐在马车里透过窗户隐隐约约看见了城门口人,仔细看去,为首是六位少年,心里也清楚了迎接自己了。

命令停马车,自己与陈江了马车,一步一步走向涛。

涛见了马车亲自步行过,说道:“身居位,竟然能放架子,简单啊。”

哥,既然已经步行,我们也走过去吧。”谭钫文说道。

“嗯,有道理,义弟们,都马,走路前去迎接。”

说完后,兄弟六人都了马,迈着紧凑步伐走到了身前。

涛笑言道:“人,久仰久仰!”

回道:“在,拜见城主!”

必多礼,叫我涛即可,一路过人想必早已舟车劳累,赶快进城,涛必定好好款待。”

“有劳了!”谢道。

涛带着走进了济州城,一路仔细观察了济州城都城防,忍住赞赏道:

“济州城都城防布是真妙啊,也难怪段蜂和程涛都会兵败了。”

人过奖了,我能退敌实乃侥幸而已。”涛言道。

“城主过谦了,说句心里话,几年浩国边境城防一年比一年差,身为浩国臣子我到担忧也是与日俱增啊,现在刘康也已经称帝,城主既然济州人,何归顺朝廷,为国效力。”

刚准备劝涛归顺朝廷,涛立马打断了

人,一路辛苦,我已命人备好酒席,我们边吃边聊,如何?”

“全由城主安排。”

“好,人,请上马车。”

涛挥了挥手,一辆马车从旁驶了过

“好,某今日有幸能一尝济州美食,快哉,快哉。”

边说着边走上了马车,涛见已经上了马车,与兄弟五人也上马,跟在马车后边,一起前往济州府。

马车缓慢行驶了近半小时才到达济州府,见马车停心想应该已经到了,拉开帘子走马车。

第一眼看见济州府便有点敢相信,住着许多将军济州府竟然如此陈旧,虽然占地面积广,但是房子亮丽程度还如自己府邸。

用微笑掩饰着自己内心所想,涛说了一句“请”,几人才跨步迈入府中。

涛直接带到了饭厅,一桌子菜已全部摆放与桌上,二十道珍美玉食道道光鲜亮丽。

人,请坐!”涛说道。

后,涛等人也跟着入座。

“早就听闻济州城内兄弟六人个个勇猛过人,知其余五位分别是?”

问道兄弟五人。

谭钫文举起酒杯,敬酒说道:“人,在谭钫文,我先干为敬!”

“原是打败了程涛谭将军,久仰名,请!”说完后,杯中酒一饮而尽。

喝完后,覃业刚又敬酒说道:“在覃业刚,有礼了,我也先干为敬。”

“久闻覃将军名,今日一见,果然气宇轩昂。”话音刚落,杯中之久也随之而尽。

“在李璇。”李璇说完后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还以为李璇还有后话,故等待了几秒,见李璇一言未发,说道:“原是和段蜂战数百回合李将军,失敬失敬!”说完,立马喝光了杯中酒。

“我乃舒予,人,请!”

“据闻次战役破敌之策都是舒予所出,真是智勇双全,请!”

“在唐杰,话就全在酒中了,人,请!”

“好好好,唐将军快人快语,真愧是在莲花山寨一夫当关豪杰啊。”

喝完手中酒也是认清了兄弟六人,放酒杯后,又对涛说道:

“城主兄弟六人如此骁勇,长相又甚是俊郎,何投与朝廷,将建功立业,留名青史,岂美哉!”

涛喝了一口酒后说道:“涛祖上均为济州野人,目识丁,涛从小父母便早逝,流落济州,闻朝政,晓礼仪,前去做官肯定会惹得陛和朝中悦,还是独守济州为好。”

“城主此言差矣,些都是可以学,城主兄弟六人如此聪慧,定然一学便会。”

涛摇头笑道:“涛与五位义弟疏懒成性,恐怕难以改正。”

听后,想了想,正准备说之时,谭钫文问道:

人,今日饭菜可合您胃口?”

笑曰:“瞒各位,某原本就是南方人,今日能吃到此等美味,仿佛像是回到了儿时,美哉,妙哉!”

“既然如此,妨就一直住在济州,我兄弟六人必当好好款待人。”

“钫文心里我心领了,只是我家人亲眷全在北方,多有便啊。”

人,想见一位故人否啊?”涛问道。

“城主说笑了,我在济州无亲无故,何故人啊!”

涛并未回答话,而是直接喊道“有情程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