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二 山洞崩塌

小说:七神序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DI君 字数:5727

时间就这样在点滴流逝,切仿佛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山洞,玉灵儿坐在个角落里,手托香腮,有些无聊的望着壁之前的江七,美眸带着几许好奇的打量着那少年。

虽然二人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江七给女孩留下的印象却很深刻,后者的上仿佛存在着很多秘密,甚至于自己好像都不清楚。

无论体内存在的本源碎片,还那深邃黝黑的诡异魔力,再加上之前从体内爆发出的血腥杀意,都给江七蒙上层神秘面纱,看不透,也摸不到。

上存在的任何样东西,若放到外界,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发生血战。而眼下,这些神秘而强大的东西,却都存在于个不过阳溪境的修士上,的确让人费解。

切都已归于寂静,荒芜的空间,只有道恢弘影亘古而立,仿佛这片天地的主宰,俯瞰人间。

而此时,置的江七双眸紧闭,周灼烧着色的火焰,仿佛处灼热的炼丹炉,四周火海,散发着让人生畏的恐怖高温。

不过此刻,江七的周却发生诸多变化,萦绕于火焰在此刻,愉悦的环绕在旁,那被灼烧龟裂的肌肤也在此刻渐渐愈合,看不出任何伤势,眉心处,那枚炽热的火焰纹路愈发清晰,栩栩如生,好似火苗般灼热跳动。

不过最为醒目的,还立于江前的影,那人影与江七遥遥而立,彼此相对,样貌体态都与江般无二,在火焰的灼烧下,愈发凝实。

所散发的恐怖高温,仿佛能够烧透天地,隐约,仿佛有股恢弘浩荡的气息自体内蔓延而出,煌煌大气,散发着神圣的光辉。

“凝”

紧接着,就见江直紧闭的双眸在此刻,豁然睁开,的热浪自眼眸蔓延而出,消散在周遭空气。下刻,只见江七嘴角张,沙哑的嗓音自火海响彻。

“轰隆隆”

“噗噗”

火苗窜动,弥漫,紧接着,在江七声音落下的刹那,抹清明的顿悟感自江七心底油然而生。

旋即,就见矗立火海的江七,缓缓伸出双手,而对面,那道影同样如此,抬起双臂,与江七双手合十在起。

“嗡嗡”

嗡鸣之声响彻,梵音阵阵,恢弘浩荡,下刻,就见江躯猛地震,的热浪自蔓延而出。

紧接着,那立于前的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几个呼吸间,就已变成拳头大,裹带着的炙热火焰,徐徐升空。

顿时,就见巨影体内充斥的火海,仿佛在朝拜样,注视着那道影,向着前的江七飞掠过去。

“轰隆隆”

梵音震颤,雷鸣轰起,急速缩影徐徐向着江七的前掠来,下刻,定格在裸上腹之处。

顿时,江七直觉股热浪袭来,弥漫的周,紧接着,股舒泰的清明感自躯之蔓延。

“嗡嗡”

嗡鸣轻颤,接着,那抹影就这样,在江七有些兴奋的目光注视下,自腹之处徐徐贴近,温和的灼热感蔓延,不久,那抹的图案就这样,闪而逝,没入七的腹处。

“这股气息,好强大。”

就在影烙印进江七体内的同时,就感觉股原始的恢弘感自周萦绕,立时,种强所未有的强大充斥七的脑海,此刻,很想大吼声,释放心激动的心绪。

而当那抹影融入江体的刹那,江七的曲池开始出现变化。

曲池,直都武者修行的第道关卡,只有破开曲池,才能凝聚灵力,如此来才算踏上武者途。

而曲池,顾名思义,就汪澄澈的池水,其存在的灵力就像泉水样,汩汩涌动,只有将曲池尽数灌满,才能触碰到境界壁垒,冲击下个境界。

曲池的外形当真就像个池子,从外面看上去只有个拳头大,而江七经过诸多波折,加之本源碎片的洗礼,让的曲池变得比常人更大,可以储存更多的灵力,而这,也能够跨越等级,击败旁人的根本所在。

不过此刻,在那道影踏进江七曲池的那刻,那原本沉寂,好似被封印般的汪清池,竟在此刻发生变化。

原本人头大的曲池,竟在此刻开始出现膨胀,曲池四周好似岩般的光华壁,也在色彩的侵入下,被那炽热火焰灼烧的开始融化,化为点点溶液,就像水银样,不断的蠕动着。

于此同时,处于刻之外的江七,周也在此刻,腾的烧起团烈火,满,紧紧地把江七包裹在内。

如此异状顿时引来玉灵儿注意,接着,就见女孩旁端坐的娇躯徐徐站起,美眸注视着江七尽火焰的周,瞳孔闪烁着惊奇的光彩,

虽然她心已有预料,这幅图刻烙印的符文来历重大,但从眼前江七周发生的变化来看,她还有些低估这图刻符文的霸道。

外界,江七周火焰,同时的,躯也在火焰的环绕下,隐隐变得透明起来,腹部的曲池清晰可见,与刻之般。

那异于常人大的曲池,就这样,在女孩震撼的目光开始崩塌,曲池之外环绕的壁垒,也在火焰的灼烧下开始融化。

“嗡嗡”

意识阵昏沉,紧接着,山洞盘坐的江七猛地睁开双眸,火焰弥漫而出,激射在眼前的壁上,顿时,道清晰的坑洞显现而出,被炽热的火焰灼烧显现。

不过此刻,江七却无暇理会其,而将意念沉浸在自己的躯体内,虽然拓印下原始符文后十分欣喜,但眼下,体内的曲池竟开始出现崩溃,坚固壁垒开始融化为点点汁液,如此模样着实让惊惧。

个符文,把自己的修炼道路都赔上,到时候江七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突变还在继续,色火焰把江七的周紧紧包裹着,体内,逐渐融化的曲池壁垒也在此刻尽数融为液体,蔚蓝色的光芒弥漫着殷,相互糅杂在起。

不过好在,失去曲池壁垒的灵力并未溃散,依旧保持原状,宛如浩瀚大海,立于原处。若伴随曲池壁垒的融化,江七体内的灵力尽数溃散,到时,就算想哭都没地方去。

紧接着,那抹色的人形烙印徐徐掠来,飘荡在浩瀚的蔚蓝色灵力之外,下刻,光芒弥漫,那些被融化的曲池壁垒,就在江七的目光注视下,逐渐塑形,火光呼啸,嗡鸣震颤,曲池仿佛都已化成片火海,满目

时间过去近个时辰,江七周依旧被火光萦绕,朵朵火苗跃动,散发着灼热气息,就算同样拓印下符文的玉灵儿,此刻也没有贸然上前。

她知道,此刻,江七正处于种特殊的状态,若分心打扰,指不定会出什么岔子,聪慧如她自然不会上前,只美眸轻眨,站在旁好奇的打量着。

“砰”

不久后,道沉闷巨响就在这空旷的山洞炸响,火光四下溃散,仿佛置片火海,不过好在火光只闪而逝,未曾尽数爆发,就突兀间消失,虎头蛇尾的结束而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徐徐归拢进江七的体内。

空气炸裂的同时,江七沉寂的意识豁然回神,平淡的双眸掠过抹难以掩饰的激动,同时的,瞳孔还有丝淡淡的疑惑神采闪过。

屁孩,看来你已经成功拓印下图刻的符文,恭喜啊。”

望着火光逐渐入体的江七,旁的玉灵儿迈着灵巧的步伐,跑着来打江七近前,精致的俏脸上掠过抹喜悦,嘴角笑,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旋即开口,对着前的江七这般恭喜道。

“呼,侥幸罢。”

“倒应该谢谢你,要不你的提醒,或许我早已迷失在里面。”

听着旁玉灵儿的娇俏言语,江七微微侧,嘴角啜着抹微笑,抬手就在女孩的脑袋上拍拍,将她头如瀑的青丝弄得凌乱起来,接着,便灵巧的躲开玉灵儿咬过来的虎牙,旋即咧嘴笑道。

的确,若不玉灵儿在迷失之际的提醒,此时的或许已经迷失在刻的意境,也没可能成功拓印下壁上的符文,所以,对于玉灵儿,江七心有着不的感激。

不过最让江七心疑惑的,还此刻体内的曲池,经过刚刚那番惊险的过程,此时,江七体内的曲池已经大变模样,不再最初的汪清泉,而变成种极其古怪的模样,平平扁扁的模样看上去倒个磨盘。

那磨盘存在着两面,横亘在体内,正蔚蓝,反为黝黑深邃。

从正前方看去,那个磨盘就像黄纸样薄,若不细致观察,很难看清那里存在着什么。

那般情景就像张白纸,正面涂抹着蔚蓝色彩,而反面,则渲染着深邃的黝黑,看上去很怪异。

不过,演变后的曲池虽然薄如白纸,但两抹色泽之下,却蕴含着雄厚至极的力量,浑圆的色泽下,仿佛隐藏着口黑洞,深不见底,而其,则蕴含着江七自所有的力量,幽深的模样好像永远都不会被灌满。

此外,更为奇异的,在变化后的曲池正反两面,各自存在着纹路,隐隐有些透明,但观察下,还能够清晰的察觉到它的存在,只不过此时的这枚烙印,只有双脚显现,踩踏在那张诡异的白纸上。

“每个原始符文都有它独特的能力,有飞翔、有淬体、还有加速自对灵力的吸收,提高修炼速度等诸多能力,从你刚刚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来看,这枚原始符文的作用应该与体制淬炼有关,不然,你的曲池也不会出现那样的变化。”

琼鼻微微皱,玉灵儿瞪眼后,撅,旋即开口,手捋青丝,回想着刚刚江上发生的切,这般解释道。

“只有淬体吗?”

闻言,江七眉头不由得皱,撇撇嘴后开口,言语有些不甚满意。

这原始符文让如此大费周章,险些因此而丧命,到头来却只有这样个特殊之处,如此结果让不甚满意。

“砰”

“不要得便宜还卖乖,根据本仙姑的观察,这枚原始符文应该大有来头,况且,淬炼自体质的符文多少武者梦寐以求的,屁孩你还这里嫌弃起来。”

闻言,只见玉灵儿脚尖点,玉手下就拍在七的脑门处,香腮鼓鼓的,两手掐腰,故作老成的开口教育着。

这家伙,多少人都想得到的淬体原始符文,到这里反而被嫌弃,要传扬出去,这家伙恐怕会被人吊起来痛打顿。

闻言,江七讪讪笑,眼里闪过丝尴尬,只不过发发牢骚而已,并未正像口说的那样,毕竟,这枚符文的真正作用,只有亲经历的江七才清楚它究竟有多么霸道。

“轰隆隆”

“哐当”

就在两人相互打闹之际,忽然,满目的山洞开始剧烈摇晃起来,后,巨大的岩轰砸下来,激起大片的碎,眨眼间就淹没们的来路,而处的山洞,也在此刻,开始轰然坍塌,无数的碎向下坠落,碎片漫天,眨眼就要来到近前,将们淹没。

见状,江七眼疾手快的拉起玉灵儿的手,头也不回的就向山洞的另头狂奔,虽然不清楚前方什么,不过很显然,肯定会比被落下的岩砸成肉饼来的合适。

就在江七拉着女孩刚刚掠出的刹那,块巨大的岩轰然砸落,淹没那处壁,砸在们刚刚站立的地方。

而在巨坠落之际,没有人注意到的,随着江七二人的离去,壁上,那处恢弘的巨大刻,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徐徐消散,最终化为粉末,散落在巨,消失不见。

“轰隆隆”

依旧在不断的坠落,山洞,江背玉灵儿路狂奔,沿着这条唯的道路奔掠着,不时就有巨坠落,砸在旁,不过好在都被让江七有惊无险的避过去。

至于江七后背上的女孩,已经习惯如此,会后就气喘吁吁,无奈,江七只能把她背在上,继续狂奔。

屁孩,快跑,马上就要出去。”

就这样,两人在滚滚巨的追逐下,路狂奔,足足飞掠个时辰的光景,纵使江七这般健硕的躯,额前也不免渗出些许汗珠。

在这里,不仅要形灵活,精神还必须保持高度集,否则,不留神就会被滚落下来的巨,永远留在着诡异的山洞

闻言,江七不禁抬头,向着前的方向望去,果然,不远处,道亮光突兀间出现在的视野,见状,江七心不禁喜,终于要结束这段疲惫的逃命

“轰隆隆” “砰”

不过,就在江七心欣喜,即将奔向出口之际,前,轰然砸落,直接坠下,将们的前路阻挡去,只留道窄的缝隙,勉强够人穿行而过。

在眼下这般紧要时刻,后方不断坠落的巨,随时都有可能将们淹没,而前方,则块横亘的巨,如此短暂的时间只能有人从那里穿过,逃离山洞,而剩下人,则会被后不断砸落的巨淹没。

“你先走,我随后就来。”

念头闪过,旋即,就见江七手臂挥,径直抓住玉灵儿的藕臂,接着,股柔和的力道蔓延而出,下刻,就见女孩倩丽的形迅疾的被抛飞出去,下刻,就已来到那块巨之前。

屁孩,快走,你会没命的。”

被江把甩到缝隙之前,玉灵儿俏脸先凝,紧接着,焦急的开口呼喊,玉手不断的向前抓着,仿佛想要拉着江同离开。

玉灵儿未曾想到,在这般紧要的关头,江七竟将她把抛出,如此来,算自己的后路彻底断掉

“没事,你先出去。”

听到玉灵儿焦急的呼喊,江七嘴角笑,投给她个安心的微笑,紧接着,见掌心吞吐出股劲力,直接把巨边缘的玉灵儿推进去,下刻,就见江七的影被山洞坠落的淹没去,不见踪影。

屁孩”

被那股柔和的力道弹开后,玉灵儿娇躯倒退,呼吸间就已从缝之穿过,想要挣扎却很难止住倒飞的形。当即黛眉紧皱,大声呼喊,不过随后,她的视线就被眼前的巨遮挡住,瞳孔已经失去七的影。

“轰隆隆”

伴随着最后道巨砸落,山洞逐渐归于寂静,没有半分声响,只有洞口处袭紫衣的玉灵儿,趴在那块巨上大声呼喊着,声音焦急,但回应她的,只有的岩,没有半分江七的音信。

虽然江七肉强悍,但山洞经过炽热高温的淬炼,早已变得异常坚固,如此凶猛的坠落下来,纵使江七,怕也难以抵挡。

更何况,此处无法动用灵力,只能纯粹的借助肉之力,在这诡异的地方行走。

“咔嚓”

就在玉灵儿心带着几许绝望,感觉江七没有生还的可能之际,忽然,女孩发现,她玉手触摸的壁上,竟爬上不少裂纹,并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着,几个呼吸间,就已弥漫整块巨

“蹬蹬”

见此模样,玉灵儿的心顿时升起抹希冀,脚步缓缓后移,避开眼前那堵住洞口的,美眸闪动着希冀的光辉。

“轰隆隆” “砰”

就在女孩娇躯退开后不久,那块遍布裂纹的,就在玉灵儿注视的眼眸下,轰然爆碎,紧接着,裸上的人影徐徐走出,上沾染着不少的碎粉末,嘴角啜着抹熟悉的笑容将她望着,正七。

屁孩你吓死我。”

崩碎后,玉灵儿当即就拿美眸打量过去,漫天碎,江七的形徐徐走出,旋即,只见女孩脚尖轻点,灵动的躯径直奔向前去,双臂微张,直接把江七抱住,话语带着焦急的情绪,这般开口埋怨道。

“额”

见状,江七嘴角泛起的笑意微微怔,泛起抹错愕,双手横在空,看着有些多余。

没想到,玉灵儿竟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刚刚想先把玉灵儿送到安全的地方,至于自己嘛,皮糙肉厚的,应该可以扛得住。

“没事,那些头还砸不死我。”

最后,江七还收拢双手,轻轻地在玉灵儿的后背上拍着,嘴角笑,旋即出声安慰道。

“呸,年纪就知道占便宜,色胚。”

“本仙姑才不担心你,我只觉得再碰到危险,自己跑路会很累。”

“臭美什么。”

七温热的掌心贴在玉灵儿的后背上,当即就见女孩娇躯颤,贴在江七胸膛上的侧脸猛地抬,像只灵活的白兔,直接从江七的怀挣脱,撅,俏脸轻轻扬起,对着江七投过去个白眼,扭过头去,旋即娇声哼道。

不过那双灵动的眼眸,还忍不住偷偷瞥向旁的江七,见上并没有伤痕后,这才在心忍不住松口气。

而女孩此刻的脸颊,渲染上晕,就像熟透的苹果,有种让人咬上口的冲动。

见玉灵儿如此翻脸不认人的模样,江七脸色不由得怔,听着女孩那般嫌弃的言语,脸色忍不住黑,强忍着想要暴打她顿的冲动。

明明她自己跑过来的,怎么最后反倒成占她的便宜。

不得不说,玉灵儿这颠倒黑白的功夫当真厉害,同时,她也让江七明白个道理,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前秒还满脸的担忧,下秒,说不定就会把你贬低的文不值,满满的嫌弃。

“这里好像不出口,应该还在十里坡的地下。”

“这里,不会就那处神秘的亡国吧?”

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玉灵儿赶忙转过形,捋着头青丝,美眸向着眼前陌生的景象望去。视线刚落,副破败的景象就逐渐倒映在女孩的瞳孔,旋即见她娇声开口,话语有些沉重的说道。

“好浓郁的死气,这里好像片坟场,不过为何这里会修建的如此宏伟,仿佛存在过个辉煌的时代,埋葬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