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讨伐黄巾

小说:三国之穿越成刘备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小顺2k发发 字数:3604

汉此时实内忧外患,由于朝廷腐败,宦官外戚乱政且边疆战事不断,百姓民不聊生,于汉灵帝光和七年(公元184年)爆发了黄巾起义。

起义首领张角原贫苦农民,得到“太平要术”后,自创太平道,高喊“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甲子,天下吉”的口号得到广贫苦百姓的响应,竟二三十万之多,又因为起义者头绑黄巾,所以被称为“黄巾”。

起义首领张角自称为“天宫将”,张宝和张梁分别为“地公将”和“公将”。

话说,此时黄巾,主要为冀州黄巾张角张梁分别率领十数万部队进攻广宗与卢植对决,信徒众多。而“公将”张宝则率领数万下曲阳带活动。

带着关羽、张飞、张郃去公孙瓒部,得到公孙瓒的任命,由于刘孝廉,公孙瓒答应上表刘为安喜县尉,除了给编号外,另拨给刘2000石粮草,又生怕刘招募的新兵没办法能够战场上形战斗力,因此硬再给刘配了队500左右的白马义从。这样,刘团的编制,并且刘部队里实行了现代队的团编制,了2000步兵,再加上500骑兵。

按照营的编制把2000步兵分为了4营,500骑兵单独编营,其中骑兵营暂时由关羽带领。张飞则营长,张郃为二营长,其他两营暂由刘自己统领。

话说,下曲阳带,张宝带领着数万前去讨伐官,声势十分浩。刘也接到公孙瓒的任命,前去安喜县带防守。

时候其实公孙瓒根本分身无暇,因为乌丸部落丘力居的率领下前乘火打劫。公孙瓒率领本部兵马前去抵抗丘力居了。

如果刘记错的话,后公孙瓒败给了丘力居后面才了刘虞的到,刘虞采用怀柔策略说服了少数民族,但却得罪了公孙瓒。这才导致了公孙瓒后面对刘虞十分不满。现距离刘虞过至少还1年时间,暂且不提。

安喜县这地方距离冀州和幽州都较远,处于二者的西部地区。由于幽冀接壤地区基本上都平原,所以从地形上看,骑兵具绝对优势。

自己也知道,如果以自己这2500去和对方几万战斗,就算对方战斗力不强,但只要被对方包围,自己绝对没办法脱身。唯能够比对方优势的就白马义从。

时候,刘才觉得如果谋士该多么幸福。而此时全国上下最厉害的谋士也就董卓手下的李儒和贾诩了,两智力超过90的超级谋士。这时候后世的那些贤都还没。因此,刘目前也只能靠自己。

根据刘自己推断的话,如果按照智力值进行排名,他单纯以智商比肯定没办法和这时代的最强几去PK的,但他的经验,以及对后世的判断,即料敌于先绝对能比的,因为他穿越者,如果说诸葛和贾诩等以“天时地利和”进行谋划的话,那他刘用前无古后无者的经验,用上下五千年的智慧,类不断改良基因,不断遗传地对这世界的认知看待这世界,也就说,刘比他们多活了两千年,当然这点夸张,但这两千年的产物和差距并不能用任何IQ智力能够弥补的。

所以,刘要弄死张宝的方法太多了,所谓百万中取上将首级。就现就可以放任张宝不管,因为不久之后皇甫嵩和曹操就会清理掉宛城的黄巾和兖州的黄巾,随后腾出手对付冀州黄巾。而现对付冀州黄巾的则刘备的恩师,卢植。卢植儒学师,但又曾经担任过九江刺史,熟悉水战,且统兵方,曾经也镇压过九江带的叛乱,算文武双修的才,更何况他还刘备的恩师,现虽然改了名,但之前已经通过公孙瓒的关系朝廷里备了案,修改了名讳,故而朝廷下封安喜县尉也只会以刘的名字封。但,由于字没改,所以刘被很多叫做刘玄德。

虽然没兵但卢植啊,现卢植就追剿黄巾的路上。卢植对待黄巾的策略围而不攻,让其自乱。这方法确实效,然而朝廷却比较急于求,喜欢速战速决。因此后卢植被宦官左丰陷害,被罢免了官职,甚至坐了牢。

派遣了信使,拆以刘备的口吻,邀请卢植突袭下曲阳的张宝,而刘则从侧翼包抄张宝,则战可破之。但卢植的兵马要到毕竟需要时间,并没火车什么的能够运输兵粮的工具,现纯粹就力,脚力。所以,现代的当兵的应该十分能跑,哈哈,毕竟马没那么多。

决定卢植之前,先挫挫张宝的锐气,毕竟黄巾起义之后,州郡皆望风而降,现都说,黄巾妖法,如果不破除这种迷信,士兵士气将会无法提升。毕竟现时代多数都信奉迷信,没办法日子过得不好,只能靠老天保佑了。

带着五营兵马,前去追剿黄巾,作为先头部队,刘要的就先挫挫敌的锐气。刘听说张宝的部队里高升先锋,于又命送上战书,又怕不知,命使者到高升营后,定要声将战书中的内容念出,让所的将士听见,所以送战书的使者特意挑了嗓音特别的,估计高升营里的士兵想听不到都难。

话说高升接到战书后,十分恼怒,扬言要亲自斩了耳贼。所以,双方率领部队聚战于安喜县城之下。

与关羽张飞张郃三城门楼上,看着下面尘土飞扬。

黄巾不愧农民起义部队,每头上都绑着条黄巾,部分的士兵都还拿着锄头和镰刀,十分怪异。为首脚骑匹黄骢马,手拿刀,正高升。

此时高升十分气愤,因为刘战书中说高升的武力农民起义里算流,面前只能算二流,视名声如性命的年代,高升当然气愤的不行,更气的,派去念战书的使声音天生粗犷,说话几乎整营的都听到了,甚至传十十传百都已经传到张宝的耳朵里去了。因此,张宝要求高升务必要拿下刘头,同时教官

高升城门楼下破口骂:“耳贼,我与你势不两立,你不过织席贩履之辈,安敢污蔑我黄巾义,我高升必斩汝。”

随后,他还让手下黄巾骂。

张飞气的哇哇叫,忍不住了对刘说:“哥,可忍孰不可忍,你让俺张飞去会会他,必斩他头为你雪耻。”

只不动声色,说道:“三弟莫急,哥自分寸。”

开玩笑,这算屁呀,殊不知后现代叫微博博的东西,那些明星早就被各种口水喷的里外不,作为商界明星之的刘,自然免不了被各种脑残黑粉攻击,那数和骂的狠话比这里可毒多了,和他们比这黄巾都文明

高升越骂越兴头上,他现可以确定刘怕了不敢应战,因此龟缩城池里不敢出,因此更加无视刘伙。

他驾着高头马,城门楼转转去,耀武扬威,好不威风。

则坐城门楼只观望着高升的部队。

时辰过去,高升的部队已经骂的口干舌燥,但城门楼就任何动静,其实高升早可以攻城,但他觉得不羞辱番刘不解气。因此,定要斩他两员将领才能泄心头之气。

迟迟不下,跟缩头乌龟似得,高升决定就算他不下,也定要骂够,再攻城。不然便宜了刘就这么死中了。

时辰过去,高升终于骂的没力气了,其下属则因为长期久站,阵型散乱地上歇息。实不知难将至。

眼瞳缩,声叫道:“翼德何?”

哥,何事?”翼德鼓着眼,副怒气冲天的样子。看起对刘这么龟缩城池里十分不满,但也自己哥实无奈,只能发发牢骚。

看着好笑,于说道:“翼德,我命你带你部营,前去斩杀敌将高升,务必拿下敌狗头。”

张飞听,叫:“哇呀呀,终于不用再忍了,这狗娘养的,看老子剁下他的狗头。”

再三叮嘱:“但也要千万小心,若情况变,则退回,以鸣鼓为号。”

张飞头也不回飞奔下去,留下句话:“知道了哥。”

城门打开,张飞骑着黑色骏马,手拿着丈八蛇矛,看着对面,随即冲了过去。

高升眼见城门开,喜,本以为今日无所获,没想到刘自己打开了城门,于呼喊之下,准备上马迎战,哪想刚刚坐马太久,脚时着不上力,竟然蹬了几下没蹬上去,这可苦了高升了,毕竟他作为员骑将,马上的战斗力和马下的战斗力不可同日而语。

张飞速度更快,早已憋了股火的张飞,也不管身后的步兵士卒,马当先,杀将而去,煞气凌

只见他声:“杀呀,高升狗贼纳命。”

声音如雷声滚滚,竟然直接把高升刚刚爬上半的马给吓软了,当场给跪了地上,高升更被马带倒地上,吓得全身直打哆嗦。

他哪想到,对方竟如此恐怖的,光声音就跟雷声样竟把马给吓软了。

高升想,这还打毛,就欲往后方兵士中间跑。

张飞更快,见高升要跑,只见他双脚着力,他身下的骏马竟然跪了下去,而他则飞了起,直接从空中靠着惯性冲向了高升。只见张飞凌空飞起,向着高升飞去,蛇矛从空中对着高升脑袋划,颗圆滚滚的脑袋则滚了下

高升死。

城门楼惊呆了,没错,确实惊呆了。这种武侠小说里的情景竟然会出现现实生活中,这吗,现代武艺竟可以练到这程度。那我们那时候的体质算什么,弱质么?

心想,回去,定要向两弟弟学学武艺防身,不然要随便小兵也这种功夫,他不被直接秒了。

不过,刘想多了,能够练到张飞这种功夫程度的整汉朝都数不出只手。部分的都还处于温饱边缘线以下,口饭吃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这种时间去修炼武艺,就算这种时间也没张飞这种与生俱的天赋。

心里正盘算着再去捞猛将防身,最好把那什么剑客王越,典韦,许褚啥的弄过,给他当贴身护卫,那他就再无性命之忧了。

同时,他手上也不落下,对着溃逃的敌挥手指,说道:“全出击,务必全胜。”

此时,他身后关羽、张郃更对刘的指挥和料敌于先佩服的五体投地,妥善地接过令,带着手下骑兵步卒,杀奔敌而去。

而刘看着此情此景,心中无喜无悲,打仗如炒股,赢则顺其趋势,输则注意止损。刘看着这天地,想着这才丈夫该做的事啊。

随后,刘安喜县摆下酒宴,等待着众

不出半晌,三将互相搂着胳膊归,脸上各自掩抑不住的喜色,看都收获颇丰。

经过安喜县数小吏查点战损:此战我方损失20,斩敌1000,俘虏3000,更缴获战马,兵器、粮草、攻城器械无数。这样的战绩,众足可以自傲了,这黄巾起义以,官获得的最的胜利。

公孙瓒得到消息后,上表刘为中山郡郡守,令其以中山郡为基础继续招兵买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