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关羽张飞投奔

小说:三国之穿越成刘备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小顺2k发发 字数:2968

成于是乎到张飞摊前,打量一下张飞几眼,确认普天之下,除张飞以外,估计再也没有能长如此模样,随即确认这个卖猪就是张飞,于是乎问道:“敢问这个猪肉怎么卖啊?”

“猪肉么,只要20钱1斤。要两块儿啊。”只听张飞说话声如擂鼓,成感觉到耳膜被震得发疼,看张飞大嗓门确实虚啊。

就这大嗓门卖猪肉确实是屈才去练兵跑这卖猪肉,也实是务正业吧。

成于是乎说道:“要5000斤猪肉。”

张飞一听,懵,问道:“你说啥?”

成耳朵又一嗡,揉揉耳朵,怕他信,随即也大声说道:“要5000斤猪肉。”

只见张飞大黑脸揉在一起,两半大胡子微翘,虽是难看,但也认出这是在笑:“你说啥,你要5000斤猪肉,,贵客,跟门,们回家详谈。”

说罢,拉成就往里走,生怕这位大主顾给丢

成一听,随即同意,但是说道:“过你稍等一下,还需买一些豆子。”

成走到旁边卖豆摊子面前,说:“敢问兄台,这豆子怎么卖?”

那卖豆大汉头也抬,一股倨傲声音传:“并很贵,只卖500钱一石。”

成见大汉如此,也生气,说道:“要100石。”

那大汉听闻,头抬抬,看打扮,有些恼怒,说道:“客官要戏耍于落难于此,想无故惹事,趁还未动怒之前请速速离去,否则后果自负。”

成听罢,哈哈大笑。说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岂能说笑。”

那大汉一听,问道:“那你可有抵押?”

成说道:“既夸下海口岂能没有抵押,有稻谷10石,可暂作抵押。”

那大汉一听,爽快说道:“好,那何日交付与你。”

成说道:“20日后交付,那要是你毁约又如何?”

大汉一听,冷哼道:“关某岂会做那等信之事,若客官信,愿意你立下字据,以此为信,若无信,则关某愿任你处置。”

成随即关羽订立契约。

契约,随即又去张飞府张飞订立契约,话说张飞确实有勇无谋,成只说住处,那张飞一听说是楼桑村,便十分信任成,问他:“他说楼桑村门口大桑树下必出贵。”用一纸契约就换得20日后以20钱每斤拿下猪肉5000斤信任。

随后,成拿两纸契约赶赴幽州打探消息。

期间,成一边关注黄巾消息,一边幽州商,张世平苏双联系,关注每日幽州猪肉大豆,以及粱米价格。

并在第十日,他们签下在10日后,以大豆100石猪肉5000斤换取400石粱米协议。

第十五日,黄巾军张宝率领十几万黄巾进攻下曲阳,一时之间兵荒马乱,官兵收粮,百姓抢货,物价涨十分严重。

第二十日,成带张世平苏双琢县。

成拿一纸契约到张飞家。说实在,这时,张世平苏双心中十分懊悔,因为现在粱米价格已经涨到1000钱/石,而猪肉大豆则涨幅有限。而且如今兵荒马乱,大家都在屯粮,谁愿意往外面售米。但是,涿郡太守女婿时任中郎将、都亭侯公孙瓒是铁杆,二心中也没办法,只得照做,跟一趟琢县。

成带张世平苏双见张飞后,从中拿出100石米张飞做交易;又在豆摊早已在那等候多时关羽见面,拿一纸契约50石米关羽做交易;从中空手套白狼赚得250石粱米,而且让张飞关羽买到想买又买粱米,一举三得。

关羽张飞二更是对成空手套白狼鬼手佩服得五体投地。尤其二都是从商,更知道这需要多大勇气远见。而张世平苏双,虽说亏钱,但是这对他们这种商世家实在算得什么,而且他们二在这战乱中早就听闻,公孙瓒白马义从大名,早就想投靠或者公孙瓒拉关系,保证自己家族安全。

成这时候,看对自己赞赏有加,突然嚎啕大哭起

解,苦劝成,成哭泣再三,泪流成河,实际是事先擦大蒜。

“嗟乎哀哉,本中山靖王之玄孙,奈何家道中落,及至这代,竟落得以织席贩履糊口。现如今天下大乱,百姓民聊生,本欲救苍生于苦海,报社稷,下安黎民,奈何孤身一,有心无力呀。嗟乎,苍生,嗟乎,汉室,嗟乎哀哉。”

一听,望向成如世祖高皇帝转世,兼有如是手段又是帝室之胄。

张飞此时振臂一呼:“哼,大丈夫死则死矣有何惧哉,何苦做这女儿状,既是汉室之胄,当匡扶社稷于危难,张飞粗一个,愿意跟随你一同报效国家。”

成一听,大喜,说:“得吾弟如得樊哙。”

张飞一听,竟然把自己比作古更加开心,大喜之下,一看旁边关羽莫做声,就拉关羽,说道:“看你也是条好汉,一起投靠大哥,们三一起做三兄弟如何,报国家,下救百姓好吗?”

关羽一听,满脸激动,只吐出一句:“大哥!”

成在张飞建议下,在其后院桃园与关羽、张飞结义,以成为兄长,关羽为二弟、张飞为三弟结拜兄弟。

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随后,张飞变卖家产得钱200000、与关羽共襄大义。张世平苏双更是拿出家资1000000钱,粮草1000石,骏马三匹资助三招兵买马讨伐黄巾,成将粱米换成黍米更得粮草600石。

合钱1200000,得粮草1600石,招兵2000,打造兵器,讨伐黄巾。

成打造一把双剑,名曰雌雄双剑,关羽打造一把大刀,名为青龙偃月刀,张飞则锻造一把奇形怪状兵器,名曰丈八蛇矛。

除此之外,招兵时候,成坐在张飞大宅门口打公孙瓒部队扩编旗号,明目张胆地招兵买马,并且还在门口挂两块写“一从军,全家光荣”,“一经录用,钱粮从优”大招牌。

因此,门前前投奔官军倒也多。毕竟,现在还是官军是老大时候,汉朝威慑犹在。

其他倒也罢,但是,成还是想什么这个年代,除关张二,其他名将也是让眼热啊,什么太史慈啊,甘宁啊,徐达啊,啊呸,怎么明初猛将都冒出

成正坐在门口发呆,其他征兵事宜基本就交给关羽张飞二,基本这两往那一坐,应征敢怎么大声说话,毕竟关张二实力摆在那。更何况,张飞那厮看到要招新兵,眼睛就冒精光,好像发现什么玩物似得,让成看直冒冷汗,禁想起后世对张飞喜欢虐待下属传说,禁信以为真,于是对张飞嘱咐两句:“三弟,招兵是让们卖命,你要对家好一点。”

于是乎,张飞现在看到一个稍微长强壮一点男子,都要拉先比划两招,美其名曰,试试身手,结果可想而知,以张飞实力,被点到名基本都被揍得没什么脾气,过也只是点到为止,毕竟只是招兵,而且张飞也没什么郁闷事情,没有后世吕布武力值压在他头,让他那么烦恼,毕竟现在他还认识吕布,过想也是惆怅啊,吕布现在应该在丁原那里罢。

“哈哈,好家伙,有两下子。”

成想都快睡,突然被张飞大嗓门一惊,禁没好气往那看去。

张飞这时候对面站一位脸棱次分明,十分雄伟,手大刀,眼神十分锐利,颇有几分豪杰模样。

禁十分感兴趣起,能跟张飞比划两招,最起码武力值都是周仓、臧霸那个层次。看这次要收个猛将

成起起身,摆出一副英主模样,哼哼嗓子,走过去。

只见那突然一个前猛劈,大刀刀刃向下,带出一阵呼啸刀风。张飞只见眼前一片花白,感觉头顶有风声传,只觉妙,拿出手中蛇矛,往一靠,刚好顶住劈大刀。随机一招连环转,直接把刀力卸掉,随即一招横扫,蛇矛长度优势就体现出。对面那心知厉害,也再硬抗,直接一个后撤躲过这一扫。但是仍被蛇矛气劲给扫到,禁后退几步。

张飞一看,哈哈大笑,感情碰到好手,随即再藏拙,横冲过去,一矛叉向对面。对面一个横跳,跳到张飞蛇矛,作势便要砍向张飞,张飞也慌,蛇矛一撤,转身用蛇矛后端一刺,对面那失去重心之下,单指点地,只见他用力一抻,整个,在空中停旋转,最后大鹏展翅,大刀飞砍向张飞,张飞大叫一声:“得好。”

随即吼一声“哈”。整个肌肉呈现一种夸张至极凸起状。

随即单手拿蛇矛一指,堪堪叉住刀锋。

然后用手一划,竟把对面那出去。

竟被扔出好几十步。

成看关羽坐在那,停地抚摸胡须,眼睛里冒出一股热芒,知道这也有可能就是当世少数几位,赶忙前走到中间说道:“翼德,许胡。”

随即看向那。那被扔出好几十步,只是单脚落地就轻飘飘地稳住跌势。禁心中叫好。随即前抱拳道:“壮士,好身手,等在此招兵买马,实为朝廷分忧,眼下黄巾乱贼,祸害寰宇,等大丈夫立世于乱世之中,求建功立业,实在难为翘楚。”

倒也识相,拱拱手,说道:“官说好,张郃此正是为建功立业,眼下家乡遭受黄巾之灾,正欲投奔当地官军,灭黄巾。”

成一听竟是张郃,心中再难掩抑惊喜,随即前拉张郃手,走向内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