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惧风

小说:[综主文野]医药专精了不起啊?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郑仁 字数:2866

中岛敦跟随着银色头发的男行走田间。

次武装侦探社难得地出动了社长来完成委托,随行的员自然由江户川乱步推荐的中岛敦。

其实中岛敦些畏惧社长的。

银发男常年的气势且不必说,当睁开眼睛,用那对墨绿色的双眼凝视着自己的时候,中岛敦便会从心底里油然而生种奇怪的紧张感。

如果这会儿发动异能力完全变成了白虎的话,这会儿全身的毛应该都已经炸起来了吧。中岛敦边胡思乱想,边小步快跑着跟上了福泽谕吉的步伐。

虽然理智上知道社长,也十分感激社长和武装侦探社收留了自己,还提供了份包住的工作,但社长那盯着自己的气势……还真不像

其实只想撸猫的福泽谕吉:……咳。

次的委托江户川乱步的远程指引下解决得非常顺利,但们二回武装侦探社的路上,却似乎误入了处奇异的村庄。

就像误入了桃花源的武陵样——这里的习惯于以物易物,对[钱]完全没概念,哪怕如今工业发达,这座村庄里的也仍然依靠力劳作,别说电脑电视了,甚至连收音机都没

福泽谕吉皱了皱眉。

犹疑的时候,中岛敦已经十分眼色的同金发少年搭上了话。

“您好,请问这地方?”中岛敦冲牵着牛的少年挥了挥手,“我们好像不小心迷路了,能为我们指下路吗?”

少年眨巴了下眼睛,笑了起来:“您好呀!这里伊哈特伯村,我宫泽贤治。”

金发少年扶了扶挂脖子后的草帽,顿了顿又说道:“我们村里好久好久没外来啦,所以我也不很清楚要怎出去呢……小先生你等等哦,我放完牛就带你去找村长,村长肯定知道怎从这里出去的!”

被金发少年开朗的笑容闪到了的中岛敦:哦哦好的!非常感谢!!!

同样被闪到了的福泽谕吉:……咳咳。

*

“芥川先生,几十年后的世界,也浅草这样子的吗?”灶门炭治郎问道。

“嗯……依下看来,比现还多,楼房也比现要高。”芥川龙介本来还想用贫民窟的生活来吓吓灶门炭治郎,但转念想又觉得没必要。

们俩毕竟不同世界的,就算世界的,也不同时代的存——要知道大正时期离们那时代,隔着整整几十年。

更何况,灶门炭治郎无法理解的。生的经历不同,自然没办法懂得别的心情和想法。所以没必要。芥川龙介想。

灶门炭治郎和芥川龙解决了沼泽鬼后,紧接着就接到了下任务——东京府的浅草,似乎鬼潜伏。

们赶了两天的路,这才终于抵达了浅草。

和尚未完全接受工业化的郊区不同,东京府浅草区已经普及了电灯,看起来已经了几十年后的现代化模样,哪怕夜晚,电灯光芒的照射下,街道上的流仍密密麻麻。

灶门炭治郎从小生活山中,去过的最多的地方也只山脚下的小镇,突然下子遇到了这瞧着只觉得头晕眼花。

灶门炭治郎看着流如织的街道,犹豫了会儿后还打起了退堂鼓,瞅准了条没什去的小巷子,拉起妹妹祢豆子就溜了进去。

芥川龙介看到了也没说什捂着嘴咳嗽了两声,慢悠悠地走进了群里。

咳嗽这件事对于芥川龙介来说,与其说病症,不如说习惯。被肺病困扰了十几年,哪怕现的肺已经没什大问题了,却也还习惯性咳嗽几声。

开始中原中也和悦欢还想纠正,但后来两都各自忙到飞起,甚至连谈恋爱的时间都减少了,所以当然也就更加没精力去管了。

*

远处传来了阵骚动,据说又警察发现打架斗殴,其中身上还带着把刀。

芥川龙介沉思了会儿——天王寺松右卫门,那只鎹鸦发布的任务,目前似乎接到的只灶门炭治郎

换句话说,块区域,带着刀的只可能灶门炭治郎。

如果要去解围的话……芥川龙介上下打量了下自己的衣着。虽然大城市里看着也算能接受……但如果直接过去面对警察的话,怕不会因为穿着些过于西化而被怀疑。

眼见大部分都被骚动吸引了注意力,芥川龙介决定就地取材,顺便换装。

穿着风衣走去骚乱源头的街道上,罗生门灵巧地绕过了几的视觉盲点,偷偷从某家商店里摸出了只圆顶礼帽。

芥川龙介随手将礼帽扣自己头上,又将自己欧式衬衫的荷叶边袖口朝内整齐地卷起,藏了风衣袖管里。

走过家男士服装店的时候,芥川龙介瞥了眼柜台里展示的样板,操纵[罗生门]给自己编织了件样的斗篷,用斗篷的立领遮住了自己不合时宜地领巾,又路过配饰店的时候,让[罗生门]吞了支手杖,等走过了两三条街后,才让[罗生门]把手杖吐出来,握了手里。

虽然太宰治这引路芥川龙介进入Port Mafia后不久就叛逃了,还让芥川龙介关进了Port Mafia的审讯室里待了星期……但该学的东西,太宰治还将那些东西整理成册,丢给了芥川龙介让自学。

其中就包括了[如何避免引起别注意]、[如何降低自己的存感]、[监视与反监视]、[跟踪与反跟踪]等“课题”。

,原本因为服饰看起来些过于现代化而显得格格不入的芥川龙介,这会儿已经完完全全像大正了。

压低了头顶的圆礼帽,低着头混进了群中,往灶门炭治郎的方向走去。

*

“东欧?中亚?”太宰治挑了挑眉。

“东欧。”悦欢点了点头,“不过不会离本国太近的地方。”

“能够完全控制,但明面上没联系。”太宰治随手将易拉罐丢进了垃圾桶,“纪德?”

“纪德。”悦欢再次点了点头。

“管理员谁?”太宰治重新开了瓶啤酒,坐回了悦欢对面。

“不知道。”悦欢说。

“不知道?”太宰治皱起了眉,“还你不知道的东西?”

“费奥多尔疑心其实很重。”悦欢说道,“透露出来的信息真的,但并不全面。”

“误导?”太宰治沉思了会儿,“如果真的的话……或许那管理员确实来历不明。”

“过去未知,姓名未知,国籍未知。”悦欢点了点桌子,“最早的情报消息半年前被警察逮捕。”

“哈啊?这也太戏剧性了吧?”太宰治愣,“这种真的存于这世界上吗?”

“存。”悦欢说道,“因为已经出现我们的视线下了。而且我种奇异的感觉——这位管理员的身世,或者说为什,就费奥多尔隐藏东欧的秘密。”

“你指……如果搞清楚了的来历,那费奥多尔究竟想要从横滨取得什,就清二楚了吗?”太宰治思考了会儿,“我觉得悬……更何况目前的重点为什要那多钱。”

“这点的话,阿加莎发消息给我了。”悦欢笑着晃了晃手机。

“阿加莎·克里斯蒂?”太宰治愣,“嚯,你的际关系还真广。”

“那倒不际关系的问题。”悦欢耸了耸肩,“我们家怎说也算古老的世家大族,按照欧洲的算法就传承久远的贵族,所以阿加莎·克里斯蒂作为[钟塔侍从],无论如何也需要对我保持恭敬……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所以你和她做过交易。”太宰治点了点头,“关于势力和负责范围的划分?”

“没错,亚洲官方归我负责,欧洲官方归她负责。”悦欢叹了口气,“某种情况上来说,我这给我自己加工作了。”

“你说官方?”太宰治皱起了眉,“但们完全可以利用非官方组织吧?”

“没事,到时候就地击毙也没关系。”悦欢随意摆了摆手,“而且这事情我录了视频,还给上级汇报过,没关系的。”

“好吧言归正传,费奥多尔要钱做什?”太宰治将重心后移,整了椅子上。

“悬赏异能力为[白虎]的少年。”悦欢说道,“费奥多尔本来去找了阿加莎,但因为我和她的交易的缘故,阿加莎没同意参与悬赏。”

“也就说?”太宰治坐直了身子。

“悬赏费奥多尔提出的,因此得出大头。”悦欢笑了,“不过呢,冤大头出了五分三的赏金。”

“谁?”太宰治愣。

“阿美利加,[组合]。”悦欢将手中的包装袋随手捏,看也不看地丢进了房间里的垃圾桶,“既然如此,敦君过段时间可得躲好了。”

“总,看来还得给魔先生打钱。”太宰治伸了懒腰,“呼啊——真不爽。”

“你不爽什啊?”悦欢眨眨眼,“这不我们原本就定好了的计划吗?”

“不君——”太宰治偏过头看着悦欢,“你都给素不相识的家伙打钱,打就几十亿,为什你就偏偏不愿意多给我点生活费呢?”

“我多给你生活费做什?”悦欢以言难尽的表情看着太宰治,“让你再次吃螃蟹过量让自己吃进医院吗?”

太宰:……我错了行了吧?商量下,能忘了那黑历史吗?

悦欢:那可不行,你吃螃蟹吃出胃病这梗我们笑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