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 笑面虎

小说:太环苍枢记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易与之 字数:2593

火星日夜交替,阴灵就算夜间进入舱内并隐藏起,他也还到地球。寿终的阴灵返阳,属于乾坤颠倒,严重的干扰阴阳,为天允。

所以无论飞船里还招魂袋内,都逃过天的感知。一旦被天察觉,就会立刻降下雷劫,如果整个舱被雷击中,其后果就用多说了。

阳霆内心无比的挣扎,他对自己身的强度非常自信。可自信到哪个地步,天下无敌吗?可以保着向筝安然回去?他可敢这么保证。

唯一的做法,就自己当阵心,让两个环枢阵联系起,再让师傅接公叔愚、向筝还其他人回去,而自己作为阵心会受到最的反噬。

运气好的话,挺过阵法反噬的阳霆,将独自走过右边的通,面对恶劣的火星环境,找到飞船,还要想办法自己开回地球。

既然阳霆选择了当阵心,那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公叔愚他了。

阳憎,余真之、李珄、陈石、项钟都些畏手畏脚,始终些放开。他如此惧怕这个殿主,也阳憎怎么样给这些人造成了这么深刻的影响。

阳憎春风和煦的笑容陪伴着一如既往丑陋的声音:“放心布阵,送他安全返阳,阳关丢失,我这个殿主的责任。阴阳平衡,还需要我携手努力。”

余真之听到这里,身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昆仑虚的环枢阵,阳霆没见过,公叔愚说这里只一个小版本的阵型,想昆仑的阵要比现得多得多。

公叔愚、余真之、李珄、陈石、项钟分坐五位,以公叔愚为指导,余真之辅之,念动咒语,让五行之法运转了起

随着五色光幕慢慢浮现,坐阵心的阳霆头顶开始形成一个圆形白环。五色光被百环吸引,纷纷朝着那里飘去。

阳霆阵心的身开始接受阵法的反噬之力,一开始他还能依靠强的意志力和肉身抵抗,渐渐的,身仿佛要碎裂开一样,连骨骼经脉都开始自主的松动开

如果以内的能量与反噬之力对冲,用多想,两股力量会直接撕开阳霆的身,碎渣都会剩下一粒。行,如果再想办法解决,这幅皮囊一定会被断膨胀的骨骼经络强行撑爆。

幸好阳霆的脑还保持着清醒,他想到了当初的雷劫,意外的给自己洗了一次髓。当时内的能量规则的横冲直撞,他巧妙运用导行的方法顺利过了关。

如今这种情况,要能够利导这些反噬能量,再次将自己的身当成了一个纯粹的能量场,或许同样效。只要自己的精神力控制得住,能量场引导顺畅,身躯就会爆开。

撕心裂肺的痛苦由得阳霆过多思考,他开始调动内的能量分化诱导。反噬力越,阳霆吸收的也越越多。内的每一块骨骼,每一条经络就像一条条超级告诉公路,能量路上跑得越越快。

最后阳霆清楚的听到,自己全身的骨骼脉络都发出轻轻的滋滋声,然后那些反噬力便永远和电能融合到了一起。这些能量开始一起运转,形成了更强的能量。引导,全部完成。

阳霆内心窃喜,原本以为这个要命的事情,没想到还因祸得福了。

他头顶的白环越发的耀眼,终于,家的共同努力下,阵之间连接上了。昆仑虚的龙胆地仙,显龙人出现了银白的光环之中。

公叔愚连忙行礼:“显龙太师伯,弟子公叔愚,正冥界用环枢阵向您求助。太师伯,弟子能力低微,支撑了太长时间,恳请太师伯助弟子返阳。”

昆仑虚那里,显龙人,还天恒、隐一等多位地仙。公叔愚天恒人派去照顾阳霆的,现居然冥界求助,那说阳霆也到了冥界?

隐一人可个非常护犊子的老头,他焦急的问:“智达,阳霆呢?怎么跑到那里去了?”

“师叔也这里,太师叔,说话长,等弟子回去了再向您慢慢解释。”

显龙、天恒、隐一敢怠慢,连忙通过阵输送能量传到了冥界的阵中,太极图中的阴阳鱼开始快速旋转了起

阵已经联通,家快快离开。”公叔愚一边催促着其他人,一边又为阳霆担心。他肉身,像虚灵能量,可以被其他能量带走。再说,如果阵心一动,整个阵法便会马上结束,那样子谁也走掉。

阳霆吸收了少阵法的反噬能量,现精力极度充沛,但心情也极度悲悯。他强装镇定的催促着向筝:“向筝,一定要跟紧了智达,回到阳世,好好的活着。”

向筝听了这话,心头一痛,眼里哗哗的往下流,却哽咽着说出了一句坚定的话:“只要活着回我的男人。”

公叔愚又要催促余真之等人,殿主阳憎一旁说:“友带着这位小阳兄弟的娘子快走吧,至于他,我自安排。”

余真之笑着对公叔愚:“友保重,这只招魂袋,对友而言,只一个法器,对我说,却众兄弟的安身之所。下厚颜,就了。”

公叔愚哪里会乎这些小事,他只觉得余真之个挺聊得友,若能带他一同回去,会非常遗憾。

陈石也说:“我已经离开阳世太久了,那里的环境应该已经适合我,我走了。友,请。”

阳霆见劝走他,对公叔愚:“智达,别劝了,他自己的考量。先带向筝回去吧,记住,这师婶,一定要照顾好了。”

公叔愚对着余真之、李珄、陈石、项钟行了礼,又对阳霆一揖到底:“师叔保重,弟子回去等的好消息。”从认识这个靠谱师叔以,他一直管自己叫做“阿愚”,这还头一次叫自己的字。

说罢,公叔愚带着向筝跳入飞转的太极图中,消失了众人眼前。片刻之后,阳霆才像个没事人一样站了起

余真之、李珄等人,连阳憎都些惊讶:“小阳兄弟果然同凡响,阵法的反噬之力仅没损耗的身,好像还给加了一餐。”

阳霆尴尬的抠了抠后脑勺,笑:“傻人傻福呗。”

阳憎轻轻点了点头:“年纪轻轻就一身超凡脱俗的本领,造化好。本家,我痴长一些,托为兄;从此,我的亲弟弟。”

这什么意思?要以前,阳霆一定非常乐意,一个“阎王爷”般的能当哥哥,到哪儿得横着走。可,他觉得没那么纯粹。

“幽冥界被域外客入侵,我能听之任之。我已经联系上了好些其他地狱的殿主,很多都还作战反抗。这次丢了炼狱,域外客已经没办法侵入到我本城,后顾之忧已除,时候找他算算账了。”

余真之先前的安和焦躁如今倒平稳下了:“殿主,属下私弃炼狱阵地,罪可恕,恳请殿主赐死。”此话一出,项钟喉头便一紧,陈石、李珄的神经也瞬间绷了起

说实话余真之这种情况下说这种话,既聪明又冒险。如今正用人之际,要请罪求死?如果的罪名成立,那李珄三人也得一并牵扯。

好一招求死得生。阳憎的眼角经意的轻抽了一下,依然满面笑容的说:“余将军保全了炼狱余下的阴灵,功,没过。”

笑面虎,这阳霆突然得的感受。

“弟弟,刚刚我说知外面一台阳世遗留的机器,我可以带找到它。过,此之前,得帮哥哥办件小事。”

我特么就知这笑面虎肚子里没憋好屁,过看放过向筝的份上,老子就还这情了。

哥,都说了,我兄弟,用得上小弟的地方,请要客气。”阳霆现内的结构已经变成了能量场,现的笑容最确切无疑的皮笑。

“这座山下一个兵窝,什么叫兵窝?我对他已经简单研究过了。域外客的生育繁衍原始粗暴,他将母集中到一起,分化好等级区域,然后任由父自由播种。山脚下的这片土地个非常稳固安全的场所,所以域外客一直这里制造后代。”

的行为虽然与畜生没区别,但提高了母的授予率。而他的繁衍周期还到人类一半,这样一,他的丁口就增加得极快。对于他断对外扩张,极其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