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 当归

小说:剑武侠锋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西玲独梦缺 字数:2342

候,萧真觉得自己的岁寒居难民集中营,原因无他,前几天才捡回一个玉藻,这次更加夸张,又弄回来了四个,一个比一个瘦弱,其中一个还断了腿。

盯着床上熟睡的芷水,叹息一声,要身子弱,还可以养,脚筋断了,即使医术灵药逆天,也难免落下残疾,而且雪上加霜的,貌似其他三人的天赋都要比芷水好很多。

当初为什么挑中这四个孩子,无非就看中习武天赋。

资源,有的,天才,其实也很多,但能能遇上伯乐却最重要。

三世为人,本事多,看人倒有一手,玉藻、绯衣这些小妮子,长大后定如斯美人,思及此处,萧暗骂自己一句——“真人!”

前世只和隔壁峨眉派的小师妹传出些绯闻之外,萧便只一心证道。

在夜里辗转反侧的候,萧也暗暗想过,自己证道出了差错,没有修情关!

(作者:你别想了,玉藻、绯衣、翠花通通你的!)

自嘲摇了摇头,如今首要之事,就尽快提升自己的势力,着手布局,落子江山。

当天夜里,萧在书房里集齐了翠花、玉藻一行人。

青竹四人经过数日休养,身体已经恢复,只芷水走路的候还带点跛,这让萧十分遗憾,心中暗道,以后有机会定让那圣手医师九如给瞧瞧。

端坐着,严肃道:“跪下!”

翠花二话说,率先双腿下跪,接着玉藻,青竹、芷水等人迟疑一番,也通通跪下。

站起身来,在房内来回走动,月光透过窗户就射了进来,将翠花等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在许多年后,于翠花的一生回忆之中,这个晚上的月亮格外明亮,翠花的所有故事都在这一晚正式开始。

终于开口,缓缓道:“翠花,天禄阁那本霸剑你可有研习?”

翠花如实道:“照着练了段间,只觉得霸道无比,实难掌控。”

道:“当如此,等你什么候掌控自如了,就算略有小成。”

翠花丝毫觉得一个过几天才六岁的小男孩说出这些话有什么奇怪,这段间发生在萧身上的事告诉翠花,的大少爷压根就一个天才怪物!

走到书柜旁,抽出四本书,扔到书桌上一字排开。

“青竹,你纯阳之体,这本纯阳掌只有你能练。”

“绯衣,观你天生剑心通透,这缥缈剑法你最适合。”

“五绝秘典由沫秀参悟。”

“玉藻则学这部四象离经。”

“至于芷水,还没找到合适的,天禄阁里虽说大把武学秘籍,但在看来都属下乘,学之无用。武道一途,方向要找对,蒙头苦练大多都做无用功。”

芷水眼神坚毅道:“都随少爷安排!”

一字字顿出:“今日这一跪,跪天,跪地,跪父母;往后余生,你们再也用给任何人下跪,你们要用自己的实力,证明这谁的代!”

你们的起点,你们追寻的,整个世界!”

一句句豪言壮语如惊雷响起,每个人都握紧了拳头,这一刻,在他们心中,世界一座有尽头的高峰,只要坚持攀登,总有征服的那一天。

同样在这一晚,尊萧楚南带上一坛行香酒,敲开了退思草堂的小门。

“老朋友,这么晚了,还有雅兴找喝酒呢!”

“夜深人静,却难以睡眠,思前虑后,只得霜先生一人可吐闲言几句。人生如此,真惭愧。”

“让猜猜,尊烦心之事为何。”

“先生多言了,以先生能为,还有什么能让先生猜着呢!”

霜满楼哈哈一笑:“即如此,们就开门见山了!”

萧楚南细品一杯行香,谨慎道:“慕容方面很久都没动静了,对此,先生怎么看?”

霜满楼道:“自京诏血案,承天元气大伤,这种候慕容急需要间休养生息。”

“当初慕容安全送回少爷,无非就想和死磕,所以必杞人忧天,但也要防范未然,至少,近几年慕容还没有绝对的实力能够吃下。”

萧楚南又道:“慕容惧,但有一点常忧心,如今尚为年幼,几十年的奔波,让现在的身体慢慢有了后遗症,恐怕撑间。”

霜满楼也神情一黯,这世间最遗憾的事,莫过于英雄迟暮,美人白头。

“上次看过身体。”

“如何?”

“虽然他极力隐藏,但发现在他体内有一道真元,丝丝柔柔,连绵绝,显然十分浑厚。”

萧楚南大惊:“竟有此事?”

霜满楼道:“能有比能为,强行筑基修脉,对方的修为下于。”

萧楚南道:“难道他外公?”

霜满楼脱口而出:“剑宗陈师行!”

“等过了新年,就把送到剑宗,既然剑宗有意培养,必捏着放。”

风雪迎新,花月春风。

这几日城四座城门大开,一队队人马从四方汇聚而来,各个地方的尹,守城将军基本都到了城。

一大早,萧就被赶了起来,萧楚南让下人带了话来,大小和二小马上就到了。

精神抖擞,换上一身体面衣服,就在大门口等着。

为了解决新年人流量过多的缘故,将沿街四周的宅子都买了下来,平作为的产业作为通商买卖之用,而在新年的候就成为了外地人员的临安居之所。

所以的,就有一些路过的官员将军上前来问好,萧只能报以天真的微笑回应,毕竟人实在多,人名早就记清了。

哒哒哒……

随着一阵阵马蹄声响起,萧打起精神,来了!

只见金戈铁马之间,有一领头红骑分外醒目,擐甲操戈,甲赤袍黑甲,戈红樱长戈,梳单螺髻,一缕青丝垂鬓额前,英姿飒爽,看低须眉。

红骑行至前,翻身下马,萧连忙上前道:“大!”

此人正所等之人,大小萧迎霜。

萧迎霜看见萧,面露喜色,快步上前,捏了捏萧白里透红的脸道:“一年未见,小弟就长大了许多,在边关常想起小弟,如今得偿所愿,十分高兴。”

似乎十分好意思,腼腆道:“大固守镇北台,远离,远离父亲和们,整个会记得大的好!”

萧迎霜娇笑道:“一年光阴,别的没看出来,油嘴滑舌倒长进得很!”

正当二人叙旧之,另有一辆马车缓缓驶过来。

马车行至前也停了下来,萧昂首以待,只见车帘掀开,有玉手探出,一个和萧多大的小女孩从马车上优雅走下,萧认真看了看,首入眼帘的一张干净纯真的脸,一双大眼睛,脸上带着沐浴春风舨的笑容,只脸色有些好。

赶紧上前搀扶,“二,小心些。”

萧迎霜也道:“妹妹身体如何了,长途奔波,快进屋歇息吧。”

碍事,在老师那里静养得差多了,开了些调理的药,已经用再回老师那边了。”

萧迎霜道:“如此甚好!”

话音落下,弟三人就进了

当年,随萧一同被送往的那个婴儿便如今的二小徐烟儿,说到真正血亲关系,萧还得喊一句表,但尊为了生分,直接认了女儿,至于二小的真正身份,上下看破说破。

可能由于出生受到京诏血案的影响,二小的身体从小就好,常身体虚弱,易染风寒,所以二小便被送到外处静养调息。

弟三人进了,便去给萧楚南请了安。

萧老爷子很高兴,在苑心湖揽月亭上摆了茶点,暖炉傍身,一家人其乐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