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 潇湘

小说:剑武侠锋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西玲独梦缺 字数:2710

几日上街很频繁,身边就只跟着翠,本想带着玉藻也出走动,但无奈玉藻身子还需静养些时日。

通过玉藻交代,她仇家把她卖给了贩子,她趁机逃了出,所以那日,前面那波买卖贩,而根据太凉府调查传回消息,之后黑衣或许和明月楼有所关联。

漫不经心走大街上,边走边思考,明月楼作为杀手组织,除了杀越货,还做点地下买卖也都知道事情,只不过明月楼把手伸到太凉城就有点嚣张。

心道:“当年差点死明月楼手下,下倒自己送上门。”

“少爷,我们样漫无目地转了有些时日了,找什么吗?”翠忍不住问道。

露出天真无邪般笑容:“翠,你觉得太凉城繁华吗?”

一怔,看了看四周道:“琳琅满目,车水马龙。”

笑了笑不说话,继续往前走。

走到一处三岔路口,萧眼神明亮,翠往前望去,只见拐角处坐着两小乞丐,身前有两只碗,零零碎碎放着一些钱币。

再走近一些,翠观察到,小乞丐一男一女,年龄瞧着不过八九岁,男孩双腿耷拉着,呈现不规则形状缩一起,看样子断了;而旁边女孩也好不到哪里去,蓬头垢面,脸色惨白,估计饿,加上天气寒冷,两身上就披着单薄衣物,低着头整身子绻成一团,瑟瑟发抖。

走到两小乞丐跟前,静静地看着他们。

疑惑道:“有什么不对吗?只平常流浪儿而已。”

“你看那男孩腿脚露出伤口,分明最近才造成新伤。”

看了看男孩双腿,想了想道:“少爷意思故意折断了双腿。”

神色平常,淡淡道:“灰色产业对于大多数讲,感觉离自己生活比较遥远,

并认为现实生活中我们也很难与之产生联系,但实际灰色产业却时刻隐藏我们一切熟知世界周边,不能否认存现实,因为阴影一面也世界一部分。”

“那少爷想如何处置,否要通知太凉城府尹?”翠问道。

摇了摇头:“不必打草惊蛇。”

瘫坐地上乞丐少年低着头,见眼前有两对双脚站立许久不曾离开,抬起双眸,眼神黯淡,空如死灰。

与乞丐少年对视着,露出微微笑容,掏出些银子,放入碗中。

那少年神情不变,银子似乎也荡不起乞丐少年任何一丝波澜,而旁边乞丐少女却轻轻磕了一头。

施舍完银子,萧轩与翠就转身离开,继续街上闲逛起,只没多久,萧又绕了回,远远附近找了一茶楼就坐了下

“小二,要一壶小种红茶,一碟绿芸豆卷,还有,如意糕也几块。”

“好勒,客官请稍等,马上给您上茶!”

此处离太凉府已有些距离,店家小二自然不认识萧,不过店小二遇颇多,识本事自然也不小,见萧衣着华贵,气质不凡,身后还跟着一位丫鬟,小二不敢怠慢,不多时便送上刚沏好新茶。

轻呡一口红茶,香气高长带松烟香,滋味醇厚,沉浸茶香之中不禁心生感叹,望着拐角处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若有所思:“每都有自己命运,每路都有不同,生有太多迫不得已。”

“翠!”

“少爷何事?”

“最近你,不似以前沉闷了。”

微微笑了笑,不作声,或许心中脱去枷锁,就变了吧。

大约茶楼里坐了两时辰,天色渐晚,萧眼神一亮,终于有情况了。

只见了两大汉,身板倒魁梧,带了两大袋子,分别把两小乞丐往里一塞,就直接扛着走了。

与翠紧步跟上,走过几条街,拐了几弯,到了太凉城东南角处,只见那两大汉进了一处民房,就再也没出过。

走上前去,暗自观察了一番,转了一墙角,抬头一看,不由发出惊讶之声:“潇湘馆!”

潇湘馆名头,萧听过太凉城里所谓名雅士,最喜欢潇湘馆消遣娱乐,时常开雅间,以文会友,以酒会友,作些觞古讽今诗词,有时候说到动情处,也会情不自禁摸一把陪酒青绾玉手,回味中滋味。读书往往最虚伪,净披着高风亮节外衣,但有时七情六欲比常却更加迅猛,有时候自己还把自己给骗了,活得真不自

抬头仰望,当中挺立正楼,楼上一片粉色旖旎,姹紫嫣红。不多做驻留,萧抬脚便进了潇湘馆大门,门厅内虽大,但却不多,只一些接待,因为贵族公子们都楼上寻欢作乐。

见萧,就有迎了上,问了问要些什么服务,萧给足了银子,便让那退了下去。萧虽年纪小,似乎与里格格不入,但潇湘馆接待可不管些,给了钱就大爷嘛,就算八十老大爷,只要不死床上,自然也回熟贵宾呐!

领着翠,也不上楼,走过门厅,就到前院,却别番景色,有千百芋翠竹遮映。

道:“好。”

再往前便曲折游廊,廊上挂着一架鹦鹉,阶下石子漫成甬路。四周参差坐落数间房,或明或暗,里面都合着地步打就床几椅案。从里间房内又得一小门,出去则后院,有大株梨兼着芭蕉,又有两间小小退步。后院院墙根有隙,流入清水,绕至前院,盘旋竹下而出。

道:“前院后院和正楼楼上可形成了鲜明对比啊,一处曲栏幽静,一处宫灯夜明。”

后院再走,已没了路,只有一扇小门紧闭着,萧思索着,分明通往隔壁那处民房。萧笑了笑,往往繁华之处,最适合藏些见不得事物。

欲再上前,翠知晓少爷心中所想,劝道:“否先通知府里,安排马过。”

摇了摇头,随即饱提内元,厉掌急催,小门轰然震开。

望向一幕,瞪大眼睛,震惊之色显露无疑。她终于明白,那日,那种绝境之下,为何自己能够如此轻松就反败为胜,以摧枯拉朽之势轰杀那名黑衣,以少爷如此轻描淡写一掌就一切都说得通了。翠知晓,少爷看似随意一掌,其中功力就不自己之下了,越发思考,翠就越发觉得恐怖,一位年仅五岁七品?说出去怕会被认为疯子,让那些开宗立派,修炼数甲子七、八品武夫情何以堪!

不过翠转念一想,堂堂太凉府,盘踞承天西北,威慑东越,底蕴雄厚,真要集一府之力倒也能解释过去,况且太凉府还有一位霜满楼,对于他实力,翠看不透,因为霜满楼很久没有出过手了,江湖上传言霜满楼已经半只脚踏进圣境界,哪怕举世为敌,也没有可奈他如何。

小门震开,萧刚要前脚踏入,身后就有厉呵声传,脚步匆匆,几骠实壮汉面目狰狞赶,原潇湘馆中养一众打手。

为首一位壮汉满脸横肉,大声道:“哪小子!你弄坏?”壮汉话语之间,眉角处一道刀疤分外醒目。

脖子一扬,装作趾高气扬但又明显底气不足样子道:“正本少爷做!爷傲奈我何?”

“哈哈哈……”

一众壮汉忍不住大笑起,为首刀疤壮汉继续道:“小子,奶都没断,速速叫你家大把你领回去,里不小娃娃该地方!”

不急着接话,走到刀疤壮汉身前,抬起头盯着壮汉眼睛,伸起手,手指头勾了勾,刀疤壮汉顿时摸不着头脑,根据萧指示,弯下腰俯下头。

倏然,萧手指忽变掌风,对着刀疤壮汉就一巴掌,“啪”一声,顿时壮汉脸上就留下一鲜红五指印。

学着大说话模样,但仍奶声奶气:“大爷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轮得到你指手画脚?哪奴才,快给爷滚一边去!”

刀疤壮汉顿时蒙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立即暴怒道:“我日尼玛!敢太岁爷上动土!”

刀疤壮汉哪里受过此等待遇,虽然自己只潇湘馆中一小小看场子头儿,但潇湘馆寻欢达官贵不给自己一点薄面,所谓外面混,关系要打点好,有些低调达官贵为了潇湘馆中少些非,通常都和位刀疤壮汉先通了声,毕竟要寻欢过程家中那位找了过,那可真吃不了兜着走。

刀疤壮汉已气急败坏,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今天非得出口恶气,抡起手臂,对着萧就要扇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