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 缥缈

小说:剑武侠锋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西玲独梦缺 字数:2268

萧凤仙示意躲远点,虽然担心,但心里也明白,他在场反而会是累赘,刚才萧凤仙带着他腾空跃起之时,他就明白萧凤仙着能够和韩抗衡力量。

或许,萧凤仙能够击败韩也说定。

只见萧凤仙神情严肃,深呼口气,许久没动用过真元这刻在身体里逐渐疯狂流窜,引得周围气流回旋,全部集于萧凤仙这中心点,顿时四周仿佛撕扯碎裂声。

望向这幕,似可置信之意。

萧凤仙手握名锋,小身体,细长剑,看似十分和谐,但韩敢大意,气运全身,手中剑也更加捏紧几分,因为韩清晰地感受到萧凤仙体内浩浩荡荡真元爆发,十分迅猛。

沉默半刻,萧凤仙率先动

提剑仿若赶山欺海,萧凤仙身形变换,全身修为汇于剑,剑势无边威压,随即,萧凤仙大喝声:“剑,玄!”

奇幻瑰丽剑姿顿现,飘渺剑法再现尘寰!

瞳孔微缩,诧异萧凤仙剑法奥妙,过也是惧,从容应对。

前世在昆仑山,萧凤仙以剑证道,自创缥缈剑法,名震天下。

世,萧凤仙终于再现飘渺剑法绝妙之姿。

刻,萧凤仙剑势忽变,再道:“剑二,苍!”

只见萧凤仙瑰丽剑法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是纵横捭阔剑气,大开大合直奔韩

若上秒是细雨绵绵,那此时就是平地起惊雷。

心中激荡,是多久没感受过如此精妙剑法,应招间忍住赞叹道:“好剑!”

,身为剑修,若能与天下用剑名手较高低,那也无憾

过萧凤仙剑法虽然精妙,但依然逃问题,那就是根基差距始终是无法被剑招弥补。

之前都是萧凤仙主攻,韩见招拆招,才时造成对峙局面。

猛喝声,韩气势攀升,心道能再拖,需速战速决。

只见韩气运全身,无数真元集于剑,夹带着大雨,似雷霆风暴向萧凤仙袭

萧凤仙倒是镇定,竟然避,剑势再变,直冲韩,大喝声“剑三!”

瞬息之间,两人影就撞击在起,两道剑气交接刹那,萧凤仙

轰隆声,阴沉天空变得明亮,萧凤仙以力借力,眨眼便倒退爆射回

看着前方片混乱,实在是看清,只约摸瞧见道小小人影向自己飞转眼,只小手出现在肩膀上,猛得提,随即震撼声在耳边传——“跑啊!!!”

片刻之后,雷霆风暴逐渐平息,雨也已经没,天空放晴,四周片安静,似乎刚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只是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尸体在诉说着刚才发生什么。

伫立原地,回过神,内心震动,久久能平息。

照理说,九品高手已是世间顶峰,没什么事能够让这样人心里产生波动,但刚才切过于惊世骇俗,这么小年纪就如此剑法,假以时日可想象。

沉声道:“今日之事,可泄露外人,也可说我与别人交战过。”

其余七人异口同声:“是!”

明白,今日之后可能要许多年之后他们才能够再见面,那时候才是真正正面决战。

既然萧凤仙也是用剑大家,那么堂堂正正战才是剑者能为,毕竟剑者始终剑者气度,正所谓游戏游戏规矩。

“小子,我期待你成长!”

而在另边,萧凤仙带着夺命狂奔时辰,才过平原没入片山林。

在山林之中,萧凤仙找棵隐蔽大树,终于停

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经过那么久时间极限奔跑,早就已经快要支撑坐下差点晕过去。

萧凤仙也好到哪里去,脸色煞白闭目调息,运真元,就猛口鲜血喷出。

其实,就在刚才萧凤仙与韩碰撞刻,萧凤仙就受内伤,九品高手始终是九品高手。

萧凤仙心中感叹,九品强者,恐怖如斯!

握紧双拳,内心紧张,气馁自己没丝毫用处,被少爷救次,又救第二次。

下定决心,绝第三次

萧凤仙稍微情况些好转,睁开眼睛道:“这次是我们太过弱小,才会被任人宰割,提升自己实力才是唯解决办法,想要活在这世界,强者才话语权!等休息完毕,我们就继续赶路吧,这里离剑宗已经。”

少年人休整完毕,收拾下随身物品,郁闷地发现两人全身上下别无他物,就剩下萧凤仙手中无痕,连剑鞘都丢

萧凤仙举起手中名锋道:“老兄,就只委屈你跟着我们裸奔。”

萧凤仙望眼四周,心中疙瘩下,四面全是密林枯枝,东南西北四方向似乎都样。

,我们好像迷路!”

听闻,往前小踱几步,捡起地上枯叶看看道:“少爷,你看这落叶。”

萧凤仙低着看去,用脚踩踩道:“挺厚层枯叶,什么特别之处吗?”

答道:“看这叶子,几乎全是枫树叶。”

“你意思是我们深处九香枫连绵山脉中?”萧凤仙试探性问道。

重重点点头,“我家乡就在九香枫山脚下,这样地形山脉,我很熟悉。”

萧凤仙听闻,瞬间头痛。

因为萧凤仙深知,在九香枫山脉里迷路意味着什么。太凉夹在东越和慕容府中间,被两条大山脉隔断,南边那条叫茫崖山脉,而北边这条,正是萧凤仙脚下这条九香枫山脉。

九香枫山脉上几乎全都是枫叶树,到深秋,整山脉连绵千里都是片深红色,仿佛整山都被大火熊熊燃烧着。

萧凤仙信邪,随即脚尖轻点,沿着树干跃而起就掠至半空。

萧凤仙赞叹声:“真是好壮观!”

只见重山,两重山,三重山,山远山高山色寒。

萧凤仙回到地面,终于接受现实,“出发吧,我们直往东走,剑宗就在这条山脉下方。”

片山,把剑,两人。少年启程,偏爱远方,曾梦想以为路程是纸,游侠可以走出诗,却曾想现实是魔鬼。

从白天走到傍晚,路边景色除山就是树。夕阳西照,将树林拉得很长,若是文人雅客,定会道句“日暮秋烟起,萧萧枫树林。”

萧凤仙和可没这种兴致,天色渐渐暗,萧凤仙决定停下夜,因为此时人是又累又饿。

块大石板,拾些干柴,好容易生起火,两人决定去打些野味,果子就用想,冬天刚过,野果花都没开。

凭借萧凤仙三世经历,找兔窝蛇窝这些东西自然手到擒用多长时间两人便满载而归。

提着两只肥兔,萧凤仙道:“太凉府中就数你最幸运,能够吃上本少爷亲自做烤兔,虽然没调味品,到这荒郊野岭,能找到这些就。”

终于艰难地露出容道:“是辛苦少爷,少爷金贵,能幸和少爷共患难,实在是荣幸。”

“听你这意思,是在幸灾乐祸咯?”

“少爷,你知道我是这意思。”

“那你觉得我是什么意思?”

“我意思是少爷认为意思。”

“那你到底是哪意思?”

“少爷,我意思是……”

“嘘——,你听!”

听闻,屏住呼吸,竖起耳朵,只听见两股声音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