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京诏乱

小说:剑武侠锋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西玲独梦缺 字数:2545

公元3020,北川之下,昆仑之巅。

今日,整个昆仑派很热闹,因为昆仑山巅,那个昆仑派最师叔祖要证道飞升了。

昆仑顶峰,滇龙池旁,易小盘膝而坐,屏气凝神,慢慢梳理体内真气。

个世界“绝地天通”之后,前,天门再次开启,天地灵气充裕,人人皆可修行,科技与修行成为现今世界主题。

而昆仑派则是整个东方修行圣地。

易小内心渐起波澜,暗叹笑声,两世为人,面对即将证道,还是定力够,也罢,既来之则安之。

易小忆起前尘往事,思绪飘然。他本个世界人,严格来说,他是现个时间人。前世,易小和朋友登昆仑山,失足落下山崖,醒来后就来到个世界,也变成了个婴儿。

意识模糊之,婴儿时期易小个白胡子老头带上了昆仑山,山众多弟子恭恭敬敬对那白胡子老头喊祖师爷。从此,昆仑派,又多了纪最小小师叔祖。

两世为人,易小昆仑山修行然惊才绝艳,足三十,便已立身世间武道巅峰。

易小纳气吐元,前世今世,所遇所想,皆脑海之浮现。身旁滇龙池此时起了变化,朵朵莲花缓缓盛开绽放,瞬间周围灵气浓郁,易小波澜惊,心道:“老头子,我终于也要来找你了。”随即,三华聚顶,气运全身,气势瞬间攀升至巅峰。

易小双目紧闭,但心眼通达,心之所至,便身之所至,整个昆仑派尽易小眼之。昆仑山颠,白云敛晴壑,群峰列遥天,嵚崎石门状,杳霭香炉烟。

滇龙池之莲花已经完全盛开,此时,有紫气东来,没入那池花,莲水;莲花盛极而衰,渐渐枯萎,随后便化为莲子,嘀嗒声落入水,仿佛个春秋,荣枯,水又重新生出新莲。易小释放心神感受幕,便觉得全身通明,仿佛只隔层薄薄水烟,便可冲破世间桎梏,达至超脱之境。易小思索,释放出缕神思,小心翼翼地,沿山脉,沿小路往下,从每颗树下走过,遇到昆仑山上个人,直往山下而去,神识终于停留山脚下处石阶上,当,那白胡子老头就是从儿,步踩石阶把带上山吗,周围片寂静,石阶路旁颗古树,也知道存了多少,风吹,便有颗树叶落了下来,慢慢地,静静地飘了石阶之上。

知道过了多久,易小终于睁开了眼,全身已经没了气息波动,仿佛只是个普通人,古朴,深邃。

易小站起身,拍了拍身上沾惹灰尘,步踏出,向远方而去,渐渐地,易小身体慢慢变成虚影,就要消失见。突然,滇龙池旁立把剑起了变化,剑身颤动,仿佛有哀鸣声发出,易小回过头来,道:“好友,你送我程吗。”

剑身颤抖地越发厉害,似乎是对朝夕相处朋友诉说最后离别。易小时已感悟大道,世间之事已是随心所欲,对佩剑招了招手道:“来!”随即,佩剑似乎满心欢喜,直冲易小而来。

日,世人皆知,昆仑派最小师叔祖,御剑而去,踏碎虚空,证道飞升。

知道过了多久,知道何处,易小缓缓睁开眼,大惊失色,是什么情况?易小只听见周围厮杀声震天,浓烟滚滚,而且貌似还被某个人抱怀里。

易小下意识地伸出只手,白白胖胖,五指握了握,抓了抓,还真是手,心道:“我是,又穿越了?”

过易小惊讶之余便迅速镇定下来,穿越事又是没干过,有经验!

易小努力探出脑袋,他要观察下四周是什么情况,首先得保证能活命才行,只要活,易小坚信,大了再修行个三十,再飞升次,次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才来到个世界。

易小睁大眼睛,张青雉脸颊映入眼帘,古装侍女模样打扮,脸上充满了惊慌和汗水,她是逃!等等,是回到古代了?

易小思索之际,惊闻声闷哼,柄利剑从易小脸庞划过,剑尖还有丝丝血迹流转,滴落易小脸上,纵然是三世为人,易小也是吓得魂飞魄散,极运真元想要防御,易小才想起来才是个婴儿,也知道几个月大,然是没有半点修为,倒真是为他人鱼肉,任人刀俎。

逃窜轻女子缓缓倒地,原来那柄剑她胸口穿过,捅出个大窟窿,鲜血四溅,已经没了气息,就算神仙来了也是救活了。易小叹了口气,个人是谁,为什么会被杀,难道是穿越到古代皇宫来了?恰巧碰到争权夺嫡之事?也罢,你有抱我逃命之恩,且容我为你念遍《地藏经》,让你走地安详。

容易小多想,眼前突然出现张脸,神态威严,眼神之似是没有半点情感,全身露出杀伐气息,易小断定,此人是善茬!随后,个人身旁出现道道黑袍身影,蒙脸,全身沾满了鲜血,压迫气势传来,凭易小直觉,些人肯定是杀人如麻狠角色。其为首个黑衣人声音传出:“两个小娃娃该如何处置。”

两个?易小小小脑袋晃了晃,除了还有个?原来还有个难兄难弟啊!过……以目前情况来看,貌似还很安全!

“将他们交还给太凉府吧。”

用斩草除根?”

“你们事已经完成,别用多管,我会遵守约定。”

易小终于松了口气,貌似用再死了,小命算是保住了。再死?易小愣了下,好像也没死过嘛!

承天历三十三,发生了件震惊天下大事。承天国皇室包括承天帝被刺客满门屠杀,大将军府慕容氏得到消息从边境匆忙回援救驾,千里奔袭,然而却是晚矣。那几日,承天都城京诏血流成河,悲鸣四野,后来承天史书上称事件为“京诏血案”。

赶回已晚慕容府大军鼓作气,扫平动荡,匡扶朝野,欲立新帝。然而,令满朝文武无奈是,承天皇室已经没有留下任何人,连公主郡主都全部惨招毒手。此时,波未平波又起,南方边境传来压力,似有崩溃迹象,京诏城边没有办法,只得让大将军慕容长松黄袍加身,登上帝位,稳固承天基业。

从此,承天国皇室由原有徐氏变为慕容氏。

易小几日十分忐忑,虽说捡了条性命,但对个世界却是无所知,知道是谁,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未知事物往往是最为可怕。易小只知道几日,有人带赶路,路颠簸,实是让人受了,耳边时时还传来另个婴儿啼哭声,听清脆哭声,莫是个女娃?易小禁说道,小娃娃别哭了!口却是传出咿咿呀呀声音,唉,忘了也是个婴儿。

知道过了多久,易小终于停了下来,感觉到被另个人抱了起来。

便是弟弟了!”

易小大眼睛,个大约十岁出头少女抱,冲笑容满面,欣喜道:“弟弟,我们回家吧。”

群人拥簇之下,易小被少女抱进座府宅,昂头,易小清楚地看见大门额匾上写三个大字——太凉府。

承天国,原本三族鼎立,徐氏坐镇京诏,是为皇族;东南慕容府固守南方边境,与南诏国对峙方;而西北边则是有太凉府镇守,以防东越国猛虎下山。

京诏动荡之后,慕容府入主京诏,而太凉府方面则画地而治,并打算向慕容府俯首称臣。原因很简单,太凉府并信任慕容府,表面上京诏血案查出是明月楼倾巢而出杰作,但也同时怀疑当亦有慕容府谋划,毕竟光徐氏皇族死伤殆尽,太凉府也有位女主人死了京诏动荡之,太凉府唯夫人和徐氏皇族皇后正是亲姐妹,过好那位刚出生小公子最后还是被平安送回到了太凉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