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 翠花

小说:剑武侠锋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西玲独梦缺 字数:2606

娥万念俱灰,懊恼自己竟然如此大意,心中下定决心,即使同归于尽也要拖住眼前黑衣

四周一片寂静,黑衣来到娥身前,眼中似有戏谑之意:“都说反派死于话多,我说完句话就把!”

黑衣慢慢抬起手,修为升至巅峰,向娥抓去。

身死存亡之际,反倒镇定下来,机会总是自己争取而来,悬崖边总要豁尽全力尝试一番,随即把自己剩下真气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

黑衣身形迅疾,仅是一步之间就要取娥性命。

千钧一发之际,黑衣赫然发现自己迈不开那一步,低头看去,原来是那小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死死抱住自己一只脚。

“螳臂当车!”

黑衣本想一脚踢开,然而他发现一件恐怖事,他踢不动!

黑衣正是萧仙,伪装,通常是最为有利生存方式,美丽外表下说不定全是毒刺,五岁身体就是萧仙最好伪装。

仙死死抱住黑衣,一丝真气从萧仙双手传出,温柔地从黑衣脚游到五脏气府,突生变故,那一丝温柔真气变得异常狂乱,黑衣五脏六腑之间冲锋陷阵,全面绞杀。

黑衣心中骇然,真是见到鬼

娥见自家少爷死死抱住黑衣,心中自然焦急万分,察觉黑衣动作慢一瞬,也不拖延,抓住机会,修为集于一掌,伴随掌气全力轰出。

一声巨响之后,娥都震惊未免也太顺利些。

只见黑衣胸口已经被娥轰出一个大洞,前胸见后背那种,气息全无,死得不能再死

一切发生得太快,只几个呼吸之间,场剩余三,神色各异。

小女孩盯一幕,嘴唇微微颤抖,额头已经冒出冷汗,眼前场景对于她来说太过震撼,黑衣死状实是凄惨。

娥也是呆住,脑海正仔细回想刚才所发生事,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

仙反而是场当中头脑最清醒,但内心心虚,咳嗽几声,面色潮红,假装也被吓坏,不过咳嗽倒不是装,虽说偷袭过程很顺利,但也耗费仙很多真元。

听到咳嗽声,娥回过神来,步履踉跄走向萧仙,安慰道:“少爷,没事,我们回府吧。”

夕阳,娥背小女孩,手里牵仙,向太凉城走去,三影子被落日余晖拉得很长。

娥,是父亲安排我身边吗?”

娥一愣,句话从一个五岁小孩口中问出,总是觉得有些奇怪,想想道:“是,少爷。”

“我觉得个名字不好听。”

“那少爷觉得什么名字好听?”

仙仰头,仔细想想,时一片片雪从天上飘下来,飘仙脸上,道:“不如,叫如何?”

娥笑笑:“全听少爷意思。”

啊,可别觉名字俗。”

背上小女孩怯怯道:“名字不俗吗?”

仙顿顿道:“前些日子,我学句诗,叫’石肥滞雨添苍绿,松老涵风落。’落,落,所以名字可不俗呐!”

强忍笑意道:“少爷说极是。”

仙再添一句:“回去之后,到天禄阁,上到顶层,第三排第四格,把那本书取来看看。”

五指握成拳,心中震动。

许多年之后,世绝对想象不到,名震天下素王和天首三姑娘,竟然是情景下会面。

将萧仙送回岁寒居,也下去疗伤,太凉府方面已经派出手调查,相信不久之后便能知晓黑衣身份。

仙盯眼前熟睡小女孩,虽说面黄肌瘦,皮肤干巴巴,但看出来是最近才变成,眉宇之间神韵也比其他普通孩子不一样。

走上前去,萧仙摸小女孩额头,一股真气便游出去,顺小女孩奇经八脉散布全身,不一会儿小女孩便面色红润,整个仿佛重新焕发生机。

“天赋倒是极好,我再为打通阻塞经脉,相信也是好苗子。”

小女孩气息变变,眼皮微动,缓缓睁开眼,露出茫然之神色。

仙微笑道:“里是太凉府,也是我家,不要害怕。”

小女孩露出惊讶神情,心中对报仇之事又多几分信心,如果里是太凉府,那么眼前之很容易就能猜到是谁。

小女孩挣扎,想要起身给萧仙问好。

仙按住小女孩身子道:“就安心躺好吧,恢复身体才是现首要之事。”

“我也不问身世,知道与否对我来说并没有意义,答应过事情自然会帮完成,要做什么想必自己心里应该也有准备。”

“不过,有件事我还是要问一下。”

小女孩神情严肃道:“少爷想问何事?”

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道:“我…我叫三姑娘。”

仙好奇道:“家里排行第三?”

小女孩摇摇头,道:“已故父母,就我一个孩子,小时候体弱多病,为好养活,就叫我三姑娘。”

仙笑笑:“还有种说法!”

天色渐渐入夜,萧仙交代几句便离开,小女孩躺床上,眼神看窗外,段时日发生太多事情,父母被杀,自己到处流浪,如今又被太凉府少爷救回来,一切发生得太快,自己生也转变得太快。

小女孩握紧双拳,心中已是下定决心,必然要让那些死无葬身之地,从此自己便是太凉府,从此自己也多一个名字——玉藻,是少爷走之前留下名字。

夜色微凉如水,战战兢兢站立一边,案几前坐一个,身形削瘦,微微佝偻背,点微弱灯,手里捧一本书看,时不时落下几笔。

四周一片寂静,只能听见翻书声音,还有灯苗晃动影子。

紧张地捏紧自己衣角,因为眼前口中就是一个传奇,南征北战,马革裹尸,如今承天国至少有一半疆土都是他打下来,他就是太凉府尊,萧楚南。

萧楚南咳嗽一声,终于缓缓开口道:“觉得孩子怎么样?”

来不及细想,脱口而出:“少爷聪颖伶俐,性格温和,处世不惊,是中龙。”

萧楚南露出笑容:“霜满楼也说过孩子不错,我也觉挺好。”

一页书,落下几笔,萧楚南继续道:“我老,将来还是得靠们帮助仙,守住太凉府。”

“听说仙给个名字?”

“回老爷,确实有件事,叫。”

“那喜欢吗?”

“奴婢觉得,比之前好听。”

萧楚南呵呵一笑,问道:“来太凉府多久?”

“已经整整五年。”

“五年啊!”萧楚南感慨道:“仙刚接回来时候,我就把安排他身边照顾他,些年也辛苦。”

“奴婢分内之事!”

萧楚南神色如常,平淡道:“仙整天呆府中,也该闷坏,有空带他多出去走动走动。对,城南有间茶水铺子,带他去喝喝茶!”

听完,额头瞬间冒出冷汗,浑身颤抖,不自觉提起真气防备,想想,又卸全身气息。

萧楚南似乎没有注意到变化,语气仍然平淡道:“一生呐,机会有很多,关键于自己选择,有时候不得不舍弃一些东西,才能得到更多回报。”

萧楚南顿顿,自嘲笑道:“年纪大,时常觉得孤单,总是想和年轻多说些话,刚才我也就随便说说,别放心上,没什么事就先下去休息吧!”

从萧楚南书房出来,松一口气,不过仍然心有余悸,至少从里面活出来

漫步走到岁寒居,已经是一片漆黑,看来少爷已经休息随即脚下发力,双腿一登,就飘到屋顶坐下来。远处街市,灯火也慢慢暗淡下来,夜风迎面吹过,缩身子,冬天风还是很刺骨。

屋顶坐很久,也想很多事情,从她来到太凉府点点滴滴,都脑中一一闪过。

深夜,子时。

站起身来,双目环顾四周,一眼看尽整个太凉府,心中已然有决断,随即身影消失不见。

一夜,太凉城南一家茶水馆突起大火,四周百姓救援早已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它烧成灰烬,馆中掌柜和数名店家小二尽命丧火海。

不远处,静静地看一切,她永远不会让萧仙知道,她曾经是慕容府暗碟。府尊给她机会,给她选择,她现,不过就是做出选择,而且她觉得,萧仙确实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