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 菩提现,孤锋剑。

小说:剑武侠锋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西玲独梦缺 字数:2334

翠花想到,传说中血菩提,竟然情况下被自己遇到,而且还救自己命。

血菩提,传说中奇珍异果,重伤必治,无伤增功之效。世间武道修行,前进步就困难重重,而若能得到颗血菩提,就能平白增加数年功力,逆天功效令世间人人趋之若鹜。但血菩提实太过稀,以至于人们都认为血菩提仅仅存于传说中。

翠花自身情况已经好很多,内伤基本好七七八八,但外伤却段时间休养,因为翠花站起来之后,发现腿断

四周环顾圈,翠花发现自己身处个山谷之中,四面群山环绕,峭壁挺拔,绝峰入云。

“看来只能先养好伤,再找寻出去。”

见翠花已经慢慢好转,似乎心情大好,翠花面前手舞足蹈。

家吗?”翠花随口问道。

郑重点点头,似乎缅怀追忆。

翠花惊喜道:“你果真听懂人话,万物灵,原来都。”

翠花四周收集些干柴火,搬回山洞里,荒山野岭,漆黑夜晚难免会出现些饥饿野兽,时候热烈火焰就驱赶野兽最好方式。

随着火苗山洞里渐渐窜起来,黑暗退散,洞内视线也越来越清楚,翠花才注意到个山洞比想象中大很多。

翠花拾起把柴火,好奇地向洞里面走去,她想知道个洞里到底什么情况,因为往后里疗伤休养,还得探查确认没危险才行。

过令人失望,山洞并很大,火光很快就照亮山壁,再往里走,直到火光照亮最里处,翠花才发觉寻常之处。

翠花睁大眼睛,面前分明具骸骨,盘腿坐着,身上衣着布料都风化,显然具骸骨主人早已死去多年。

个渺无人烟山洞里坐着具白骨,寻常人早已吓破胆,翠花自认也胆大之人,具骸骨却似乎散发出舒适气氛,令翠花并害怕。

身后跟过来具骸骨,没平常活泼好动,神情肃穆,似追忆缅怀。

翠花走上前,微微弯腰鞠个躬,郑重道:“误入此地,实属得已,打扰前辈清净,下唐突。”

寄居他人处,尚且和主人打好关系,无故扰先人安静,还得先打个招呼才

说完,翠花就朝洞外走去,此时养好身体,最重得吃饱啊!翠花暗自遗憾自己武器断,此时此刻也知遗落到何处,然去打只野猪野兔啥,也别番滋味。

翠花刚走没几步,许久见动静奇怪动作,白看着骸骨,似乎下决心,过来抓住翠花手,就将翠花拖至骸骨前,然后指着骸骨面前处空地,嘴里发出尖锐声音,似乎空地下面什么东西。

翠花明所以,但架住白热情架势,蹲下身,徒手开始挖上面泥土。

“奇怪,照理说此处渺无人烟,无人来过,土怎么如此松软。”

掀开上面薄薄层泥土,翠花就感觉挖到下面东西,质感很坚硬,“莫非玄铁?”

待翠花全部挖开,整理番,翠花愣

翠花面前三把剑,确切说应该三把武器,因为其中把,翠花认为把剑。

通常意义上剑,都约七尺长,开双刃身直头尖,横竖可伤人,击刺可透甲。可把剑却开单锋,般开单锋为刀,但此剑虽开单锋,剑身却极为修长,甚至比普通剑都长,就相当于剑成刀用。

难道就单锋剑?”

传闻西北大陆界,界内武者人人修行单锋剑,每个人都尊单锋剑为百器之首,以单锋剑法天下无双为荣。

“为何此地会埋藏着单锋剑,位前辈难道西北大陆人?”

多想,翠花再看第二把剑,剑身面刻日月星辰,面刻山川草木;剑柄面刻着飞禽猛兽,另面则刻着山河气象。

什么剑?透露出种王者气势,仿佛天地都臣服此剑之下,用此剑之人必然人中龙凤,并且带大气运。”

翠花目光移到最后把剑,剑本身并没什么特别之处,只剑身比平常些,全身暗黑色,显现出种古朴气息。

眼,翠花就种熟悉感觉,就好像把剑里等候多年,直到翠花出现面前。

时间无涯荒野里,没步,也没步,切都刚刚好。

翠花看着把剑,目光炽热,白看出翠花心思,指着古朴大剑咿咿呀呀发出声响。

“你意思把剑送给我吗?”

点头。

翠花心中欣喜,迫及待就拿起把剑,伸手握,翠花才感觉到对劲,“也太重吧!”

翠花真元上身,神情庄严,双手用力,才慢慢将重剑拿起来。

翠花略微思考,对着重剑说道:“少爷曾说,名字代表着个符号,起名字可半点马虎,我知道你以前叫什么名字,过从现开始,你就叫孤锋。”

重剑无锋,大巧工。

太凉府历史上,天也值得纪念天,翠花终于陪伴着她闯荡江湖武器。

接下来几天里,翠花边养伤边练习适应自己新武器。

“孤锋重剑十分适合我功法,寻常兵器根本撑住我招式,之前也因为兵器原因,才韩笑来手中吃大亏,下次再遇,我必将全力战!”

数日之后,翠花腿伤已经差多痊愈,翠花举目望向远处,“时候离开!”

临走之前,翠花决定最后去抓只野鸡来烤。几日享受足够口福,从第烤野兔开始,翠花每天都变着花样烤野味,甚至白还带着翠花找到处水潭,当白吃下生中第口鲜嫩鱼肉时,白早已泪流满面,实没吃过么好吃东西。

篝火旁边,目转睛盯着眼前烤出油香肥鸡,白早已按捺住,翠花拦着,肥鸡还没熟就估计都没

翠花正经道:“行走江湖,重门手艺,比如做野味呐,就出门门必学技术。我就说说烤肥鸡,切记用初火,那火烤出肉烟味大,用烧过段时间小火,慢慢烤,出油香就差,也烤得太老,那样嫩!”

“算,我说得再多,你也。”翠花鼻子深吸口,“真香!差,老规矩!我吃鸡腿,你吃屁股!”

咬着鸡屁股,心里默默盘算着时间,那么大个鸡腿,翠花几口,等翠花吃饱,剩下鸡腿和大半个鸡就全自己

翠花抹嘴上油,用清水擦擦,打个饱嗝,“很久没享受过么宁静时间。”

夜色早已暗下来,黑夜里堆火苗优雅跳动着,时候时间就像静止,翠花抬头望着天空里颗星星,忽明忽暗,对着吃脸油道:“天空中星星永远都个样呢?明天我就离开。”

送烤鸡入嘴手忽然定住,她意味着,自己以后就吃么好吃东西行,得趁现机会就多吃点。

停下手再次加快速度,狼吞虎咽个词来形容白再贴切

翠花知道白心里想法,以为舍自己离开,安慰道:“放心,我会回来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