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 轩辕剑

小说:剑武侠锋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西玲独梦缺 字数:2255

缓缓走到湖上的阁楼前,刚欲开口询问,只见一道熟悉影逐渐映入眼帘。

情不自禁开口道:“是!”

原来眼前男子正是之前东越军营中的陌生年轻

年轻意味深长笑道:“下潇湘客,有缘结识阁下,幸会幸会。”

再看向里面女子,只见一道微风吹过,帘幕飞起,帘后一道曼妙身姿缓缓现身。

随即,帘内女子首开玉口:“可否请小兄弟进来一叙。”

坦然笑道:“素昧平生,怎担得起‘一叙’个说辞。”

“山野孤居,也无薄酒备后,只得漫山的叶,也入不得小兄弟的眼,如此说来,是轻怠了。只是冥冥中来此,若辜负份缘分,可叫遗憾。”

不知道是不是遗憾,但可以确定的是,若份缘分再多几分,可要被吃的够够的。”萧反驳道。

潇湘客旁尴尬道::“那沈剑心可真不是们派去的,们也不知道他与轩鸿信的交易。”

们?”萧疑惑道:“轩潇湘!东越王轩鸿信唯一的儿子,好像并不是很认同的父亲。”

潇湘客见身份被认出,也不否认:“很认同的父亲吗?那位太凉府尊!当年的京诏血案可是震惊了很多,太凉府夫更是受到牵连,命归京诏,而的父亲却什么都没做。”

京诏血案入耳,萧神情愤怒,握紧拳头。

总是般急躁,小兄弟远道而来,可不愿意回想以前的悲痛。”帘内女子责备道。

“小女子先自介绍,以表歉意,吾名妆,轩氏。”

一惊,问道:“此地是云中城?”

妆道:“正是!”

话音甫落,轩妆轻轻掀开帘幕,仪态端庄,眉眼生笑,向萧走来。

道:“素闻云中城主乃是天下第一大美,今日一见果真万种风情。”

“当年只是搏得几分虚名,今日已是光阴不,名不符实呐!”轩妆抬手请道:“入内一坐,备几杯薄酒如何?”

“轩城主之命,不敢不从!”

妆捂嘴轻笑道:“父亲很像。”

道:“父亲有所交情?”

妆道:“当年他此地,和说过一样的话。”

道:“如此,确实不曾听父亲提起过。”

妆道:“父亲可曾提起什么?”

沉思一番,道:“无!”

潇湘讥讽道:“现今太凉府情势危急,萧楚南却只能派出来应对。”

道:“至少,与父亲同路。”

潇湘一声冷哼,不再说话。

备好小吃密果,美酒上桌,轩妆道:“听闻太凉行香酒远近闻名,尘醉可能比之一二?”

也不客气,一杯见底,直言道:“典雅细腻、酒体醇厚丰满、回味悠长、空杯留香!好酒!”

妆道:“回味悠长倒是点评地极好。”

道:“城主有何见解?”

生就像一杯酒,怎么喝都会醉,而醉的原因却各有不同。有花好月圆时,举杯心醉;有花落伤心时,惆怅一杯又一杯;江水东流去,举杯消愁时。”

“城主云中,可算是万敬仰,怎么也如般好似经历风雪?”

妆继续感叹道:“世间的风雪不是说停就停,就犹如命运的选择,岂非尽由意。”

“今日是怎么了,与后辈说了么多。”

道:“天涯太远,知音难觅。”

妆话锋一转:“来东越,知晓来意,可以帮!或者说,除了,谁也帮不了。”

道:“云中城要做东越的主?”

妆答非所问道:“去找一样东西,找到了它,太凉府的危机就消除了大半。”

问道:“何物?”

潇湘道:“轩剑!”

——————

花看着眼前的白猿一阵恍惚,几日犹如梦境中一般,从万丈深渊跌落,本以为十死无生,想不到却还是奇迹般活了下来。

确切来说,自己是被一只大猩猩给救了!

当时,情况凶险,花心中早已心如死灰,只期望少爷能够平安脱险,谁知半空中,自己被一只长着长毛的大手提起,岩石峭壁之间不停攀登,最终一处山洞里停了下来。

想知道是谁救了自己,花艰难睁开眼一看,惊呼一声,没被摔死倒是要先被吓死了。

一个魁梧的身形映入花眼帘,身上长满了长长的白毛,大脸凑近花嗅了嗅,此时大眼瞪小眼,花心中万分紧张,生怕个大家伙会一口吞了自己。不过好大家伙并没有其他动作,看了一会儿就离开了,才完整看清个大家伙,分明是一头巨大的白猿!

虽然说避免了摔个粉身碎骨,但是体内伤势实太过沉重,即使早有准备以力借力,但韩笑来的全力一击也是全盘接受,花体内此时仍然余留着韩笑来的气息疯狂乱串。

花收敛了劫后余生的喜悦,脸色沉重,现的自己真的一点都动弹不得,再往后拖,伤势爆发到承受不住,那就只能荒山野岭黯然死去。

数次强行运起真元,但体内两道力量的对抗下,花一口鲜血喷出,最后只能无奈放弃,因为越折腾,估计会死得越早。

花暗叹一声,曾少爷书房看过一句话,此时倒是挺贴合自己: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花静静平躺着,眼睛看着天空,想不到自己是少爷身边最早牺牲的

大约一刻钟之后,就花慢慢失了希望之时,那张白色绒毛大脸又映入眼帘。

白猿喘着粗气,贴近花,伸出手,只见手心里躺着一颗色的小果子。

花虽然不能动弹,但是脸上强行挤出笑意道:“的好意心领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听得懂说的话,食物对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白猿似乎听不懂,一直将手中的果子往花嘴边蹭,嘴里还发出沉闷的呜呜声响。

“罢了,既然执意如此,也不忍辜负的一番好意。”说罢,花微微张开口,白猿见状,似乎很高兴,迫不及待将手中色果子塞进花口中。

果子不大,花只轻轻咬了一口,就全部碎裂开来,果酱舌尖翻滚,起初就如同番茄,但却说不出味道来,一口咽下也没有特别之处。

花脸色惨白笑言:“味道只是一般般,但临死之际,还能有关心,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话还没说完,花突然一声惊呼,腹中犹如有一团火焰被点燃,正慢慢向周围扩散燃烧着全身。起初还没有多大感觉,半刻钟之后,全身犹如被火烧一般,但是却不难受,花反而感觉到一种温热,十分舒服。

不过,舒服的感觉没有持续多久,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剧痛。

的体内怎么多了一股力量?难道是刚才那果子!”

此时,花体内正发生着惊的变化,一股突然出现的力量冲击着身体各处,却没有对身体有所损害,反而力量所经过的地方都被修复慢慢愈合。

最令惊讶的是,原本韩笑来遗留花体内的真元股力量的作用下慢慢融合了,与花自身的真元,三种力量化零为整,浩浩荡荡花体内流淌着。

才没多久的功夫,花就觉得自己的伤势愈合了大半,内心被极度震惊,色的果子到底是什么灵丹妙药?

花挣扎着坐起了身,慢慢运起真元,纳气吐元,仿佛与个世界融为一体。

突然,花警醒了过来,“知道了,知道色果子是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