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 截杀

小说:剑武侠锋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西玲独梦缺 字数:2407

护送凤仙的卫军从太凉城东门出城,一路向东走。

整个太凉的地势很有意思:北边挨东越,南方下慕容府的地盘,南北与东越、慕容府两地虽然直接连在一起,但却被崇山峻岭隔开,北边有个镇北台,那唯一的对东越的大缺口,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太凉府大小姐才会亲自前往镇守;而将太凉府与慕容府隔断的一条自西向东的茫崖大山脉,山脉过于辽阔,其中只有两三个关卡可以两地往,不过在种时候些关卡都层层重兵把守。

太凉一直往东边走,到了尽头,那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而在往东边的个方向。

次护送凤仙的太凉府卫军有三百,领队的卫军副统领沈,年纪不大,可说青年才俊,后起之秀。

凤仙坐在马车里,大眼睛盯芷水:“你平时性格都样吗?”

芷水重重点了点头。

凤仙无语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之前和青竹他们在一块还不知,两人独处之时才发现,芷水分明个闷罐子,一句话不会说,凤仙问一句,芷水答一句,其他时间都两人眼对眼瞪

凤仙:“放,你的腿我会帮你治好。”

芷水:“好。”

凤仙:“武功我也让你学会。”

芷水:“好!”

凤仙:“……!!!emmmm”

“算了,我一路睡到宗,你随便吧!”

芷水依然重重地点了点头。

期间,凤仙曾郑重地问过沈,此去宗有多少路程,在得知需要七日七夜后,凤仙彻底焉了。

其实在马车上,一路颠簸,也睡不好。幸运的,沿途众多山路,别的没有,野味倒不少。

一路上凤仙命令沈不知抓了多少野兔野鸡,通通都进了凤仙的肚子。卫军们也高兴,好歹也能跟吃点荤,往往个时候沈三百卫军总一顿训斥,要吃了野味拉稀,耽误了正事,军法可不留情。

终于第五天过去,时离宗已经越越近,山路已经没有,剩下的都平原大

众人刚刚放松了些,但天公不作美,竟然淋淋漓漓逐渐下起了大雨,导致脚程又慢了许多。

中暗自祈祷,一路么顺利,可别最后关头出了差错,不过沈也自认为自己多虑了。

虽然凤仙太凉府大少爷,但也才六岁,无论对东越还慕容府说,都丝毫没有任何威胁。

如果想要刺杀,还不如去把镇北台的太凉府大小姐给暗杀了。

人有时候真的越怕什么什么,沈真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瞧瞧自己的个乌鸦嘴,真灵验!

三百卫军停了下,沈眼,雨水渐渐从脸颊滑落。

的目光望去,只见前方有八个人骑马,一字排开挡住了路。

凝神以待,暗对方好大的胆子,拦路也不遮住脸,但转念一想,顿时汗流浃背,分明有信一个不留啊!

两方人马对峙许久,谁也没有率先轻举妄动。

拦路一方有一骑出列,开口:“沈,太凉卫军副统领,八品。”

一惊,对方显然有备而,镇定:“阁下何人,在此拦路有何目的,明知我们太凉府人,还不速速离去!”

话未说完,瞳孔一缩,只见对方缓缓拔,一字字开口:“过去不可追,未不可期。”

听闻句话,沈激荡,脱口而出:“东越九品韩!!!”

大声:“你不怕太凉府和东越彻底开战吗?”

哈哈大:“放,没有人知过太凉,更不会有人知我杀了太凉府的大少爷,因为死人,开不了口的!”

说完,韩大手一挥,“全部杀光!”

“众将士,全力应战,誓死保护少爷!”沈大喊一声,率众杀出。

瞬间,三百卫军对上八名刺客战作一团。

此时,凤仙早已拉开马车窗帘,远远地看场激战,终于了一点刺激的。

“芷水,看清楚了,高手之间的战斗。”

战场方向,只见沈对上韩

高手,借雨势,走无形,法颇为精妙,仿佛能折断雨丝;而另一边,韩显然还未出全力,只以招拆招,以攻对攻。

“如果你只有点实力,你将注定含恨而终。”

芒一指,招再变,“弱者才会用言语刺激对手。”

听闻,轻轻一:“弱者用言语刺激强者,只会死得更快!”随即,极招上手,内力再催。

八品与九品之间似乎有巨大的鸿沟,在韩稍微认真些,沈有点力不从

知与对手差距,悍然决定以伤换伤,以命换命,数递出,皆有攻无守。

再催内力,尽化沈搏命杀招,沉声:“不和你玩了!”

骤然,韩气集一,全力刺出,虽然不快,反而很缓慢,但惊恐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避不开,眼睁睁地看离自己的胸口越越近。

一个大境界的差距,无论多么精妙的招式都弥补不了的差距。

“刷”得一声,只见沈被一洞穿胸口,眼中只剩不可置信,胸口的鲜血喷出,随雨水一同流向地面,然后缓缓倒下,逐渐没了气机。

“沈,你被一洞穿胸的死法但也对得起你的名字,安息吧,下辈子不要再取个名字了。”

太凉府卫军见主帅身亡,群龙无首,顿时乱了阵脚,数息时间,三百卫军便全军覆没,三百具尸体皆倒在雨水中。

凤仙见沈身亡,顿时中一紧,那韩的实力他看的很清楚,虽然沈被如此轻松的解决,并不太弱,而太强!

还有另外的七人,最差都六品!样的阵容,凤仙情不自禁咽下一口口水,上次他如此紧张的时候还在六年前刚个世界的时候。

等八人一步一步向凤仙的马车走凤仙的手逐渐颤抖。

时,突然有另一只手握住凤仙,凤仙小脸一怔,:“干嘛?”

芷水认真:“少爷快逃,我拖住他们!”

凤仙听到句话,里意外地有些感动,:“算了吧,你身子骨看还没我强,等下逃跑的时候记得跑快点,可别拖了后腿。”

在两人谈话之间,韩已经到马车前。

“下吧,我可以给你个全尸!”

半响之后,马车依然毫无动静。

没了耐,“既然如此,你自找的!”

随即,韩以指代,内力运于一指,轻轻一递,一威猛霸从指间发出袭向马车。

轰得一声,马车炸裂开,应声而碎,当真粉身碎骨。

体内真元丝毫没有松懈,瞪大眼睛,只见一个少年左手提另一个少年,右手拿一把,在半空中缓缓落下。

那把,露出精芒,名锋——秋水无痕。

:“楚南样让你糟蹋了名锋,真可惜!”

凤仙晃了晃手中的秋水无痕,:“怎么?想要啊?想要抢啊!”

不怒反:“现今的竖子,都像你般狂妄吗?”

凤仙也了:“我叫死鸭子嘴硬,你怎么还不动手?”

双手拄手中的,轻声:“你可知我为何杀你?”

“因为东越与太凉府?”

“不不不,家国之事,我自然堂堂正正,不屑暗杀。”

凤仙疑惑:“那为何,我与你第一次见面,我们并没有仇怨。”

“你可还记得太凉城西的茅草屋?”

说完,凤仙中顿时便明白过:“那黑衣人你什么人?”

吾胞弟。”

,当日救玉藻之时,被自己阴死的那个黑衣人正的胞弟,凤仙没有想到的。

凤仙态平静:“那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已经不死不休,凤仙,看不得不暴露实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