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 道玄宗

小说:剑武侠锋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西玲独梦缺 字数:2099

一处偏僻小树林之中,急急而奔,模样狼狈,全身鲜血淋漓,此刻丝毫没有王者风范,就如风烛残年老人,随时可能会消命陨。

红妆这贱女人!可恶啊!”

还是远远低估了云中城主能为以及她力量,这一战没输,可是带价实在是太大了,从意义上来说,输了,红妆达到了她,此在东越,没有人能够威胁到潇湘。

看了一眼四周,逃了这么久,沿途都是选择隐蔽树林,这稍微让松了一口气。随即虚弱地坐下,运转真元想要运功疗伤,但是令绝望是,全身经脉尽断,一点修为都用了,体内空有一片汪洋大海,却无小溪支流引导,这样结果最只能是体内修为一点一点流失,最变成废人一

哈哈大笑:“这就是因果轮回,报应爽吗?沧海,如今我也体会到了你当年痛楚了。沧海,你还在恨我吗?”

突然,顿生变数,一凌厉剑气破空而来,快快快,太快了。

凭借数十年敏锐经验,虽然察觉到了,但是!了了,及动,现在身体就像是一毫无武功老人,身体上只留下岁月摧残。

唰!剑气透体而过,应声而倒,最一丝生机也被斩断!

“滋味如何?”有得意声音传来,“东越王,纵横一生,如今也落得如此地步!”

艰难地转过头来,一看,骇然:“竟然是你!”

来人正是消失已久沈剑心!

“你投诚是假,伺机等待机会杀我是真,太凉可真舍得让萧凤仙做诱饵!”

沈剑心邪魅一笑:“,投诚确实是真,与太凉无关,我只是为了自己!你剑,我就拿走了,留你全尸,让你在这荒山野岭孤独死去,青山埋骨,倒算得上清闲。”

沈剑心丝毫,径直过来就将剑夺了去,“比如糟蹋了宝剑,你如今下场也在情理之中!”

随即,沈剑心一闪而逝,徒留一人在这片知名树林中生机一点一点消散。

月如钩,独上西楼。

潇湘在天策府,在王宫中,从东楼走到西楼,打开一扇门,点灯,就走了进去。

黑夜里,潇湘摸着书桌一角坐了下来,这是父亲书房,亦是东越王批阅各地文书地方,从今以就轮到坐在这里。

透过窗,一抹月色就洒了进来,照在潇湘脸上,“,你也曾仔细看过这月光吗。”

突然,一阵声响从屋外传来,随即,门似乎被撞开,一人影踉踉跄跄跌了进来瘫倒在地,似乎没了动静。

潇湘心中顿生波澜,隐隐已经有了猜测。点了灯,走上前去一看,潇湘纵然是如此恨这人,但看到此人现今凄惨模样,此时也难免鼻子一酸,这正是亲生父亲

此刻前东越王,可说是完全人样,全身破烂,完全成了一血人,要是还有一口气吊着,这就是一具惨忍睹尸体,这究竟是需要多大意志才能让坚持回到天策府,回到西楼。

潇湘此刻已是完全放下了心中怨恨,蹲下身,将抱在怀里,哑声唤:“父亲!”

听见自己儿子叫,艰难地睁开双眼,脸上露出久违笑容,抬起手,想摸一摸自己儿子脸庞,但是伤势实在太重,半空中手又无力地落了下去。

一代雄主,在最时刻想触碰一下自己儿子也无能为力,只能微弱出声:“潇湘……”

“你胸口那一剑致命伤,好似是姑姑所为。”

此时已是虚弱得说出话来,但拼尽最力气,一把抓住潇湘:“这是我最所能够给你!”

潇湘一怔,身体居然能动弹,同一时间,一股浩瀚无边力量就从手掌源源断灌入潇湘体内。

潇湘心中惊涛骇浪,这是苦苦修了五十多年功力,如今尽数到了体内。随着功力连绵断地冲进来,潇湘七窍流血,显然一时之间难以承受这么雄浑真元。

体内最一丝真元流逝,原本魁梧身子变得干瘦异常,双脸也塌陷了下去。此刻,挣扎着,竟能清晰地发出声响:“待你将功力消化,就去找到沈剑心,剑在手上,有了剑和秘箓,这天下没有几人能对你有威胁!”

说完最一句,躺在潇湘怀中,慢慢闭上了双眼。

潇湘满脸鲜血,夹着泪水,泣成声。

“六十年前,在承天,有三年轻人结伴,两男一女,一起游历江湖,渐渐地三人有了名气,将无数成名多年英雄好汉败于手下,这成为了当时江湖之中一段佳话。”

“是哪三人?”

“一是如今剑宗老宗主,剑修为当世顶峰;一是白玉城中白玉琴,如今天下第一人。”

“那最呢?”

“最当然是我们玄宗李太素太师伯了。”

玄宗玄峰上,最年轻玄宗掌门忘川流向年纪最小小师弟讲着江湖上一些传说神话。

忘川流很苦恼,这年纪最小小师弟天赋异禀,但练功最是偷懒,只有讲一些江湖上侠气风流之,小师弟才能用功几日。

师父老人家走早,前些年让才过三十年纪忘川流接了这玄宗掌门之位。宗内倒是还有一辈分极高人,那就是太师伯李太素,过李太素大管事,天天守着那几朵莲花,过说来奇怪,这么多年了,那几朵莲总是含着苞,但是放啊!

忘川流身为大师兄,除了年纪最小小师弟,还有一二师弟和师妹。

二师弟叫风无涯,脾气也怪,嘴里天天说些什么“浮名本是身外物,著方寸也风流”话,自称风雅,却也能干出下山偷看黄花大闺女洗澡事,让人家给抓包,领着人上山来问罪来。

师妹南宫慧禅稍微正常点,但就是脾气有点火爆,师兄弟几没少挨揍,风无涯每次惹到了师妹,一顿爆揍之,总会悻悻留下一句“好男跟女斗”,然就逃之夭夭。

过,最让忘川流头疼还是小师弟。当年师父老人家驾鹤仙去曾遗言,“玄有一劫,布衣可解;玄当兴,兴在布衣。”这布衣,正是小师弟名字,全名李布衣。可是小师弟天天在玄峰上放牛摘果子,至今修为才堪堪七品,虽然和一般年轻人比已经是天才,但这还远远达到兴程度。

“那名叫青竹年轻人上山也有两年了,过几日你同一块下山历练。”忘川流对李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