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 水淹三军

小说:剑武侠锋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西玲独梦缺 字数:2458

不可能!”

说什么仙都不信,根本就不力能够做到的,简直就方夜谭。

“几十万,就算伸出脖子让我砍都能累死我,一个根本做不到!”

“你别激动嘛,我又没说都死了!”陈世鄙夷道:“瞧你惊讶的模样,真有失你少爷的身份。”

“那白衣,原本小储君身边一个玩伴,可惜个傻子。”

“傻子?怎么感觉你越说越玄乎!”

“你能不能好好听我说完!”

“请说!”

“那白衣原本愚钝,生下来就一个痴儿,但与北齐老皇帝有那么一点关系,就留在了小储君身边。直到前不久,老皇帝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七位王爷也不装了,纷纷撕破脸,加入了争夺皇位的行动中。”

“七位王爷各自起兵,那打的暗地,整个北齐乱作一团。”

“但们忽略了一个!当们在外面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北齐小储君直接在都城里宣布登基了!七位王爷当时就气炸了,纷纷带兵进了都城,要教训位乳臭未干的小侄子。”

“但们刚要踏进城门的时候,小储君身边位傻子拦住了们的去路,并且突然开杀戒,七位王爷一个不留,全死了,剩下的马被杀得丢盔卸甲,四窜逃命,相当一部分当场被吓得跪倒在地直接宣誓效忠新皇帝。”

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听完,仙忍不住感叹道:“真间战神!”

“可不,那白衣扬言,除了储君,谁当皇帝就杀谁!”

仙道:“种实力,恐怕在化境之上吧,或许进入了无之境也未可知。”

陈世道:“听闻整个江湖已知的唯一一个无之境就下第一白玉琴。”

“要不我改名叫白世吧,姓白的怎么都么厉害!”陈世一脸认真道。

仙好奇道:“你的化境修的哪一路?之前出战东越,我就看不出你的门路。”

“知命。”陈世淡然道。

仙猝不及防。

陈世继续道:“师父说我与佛门有缘。”

仙道:“那你可要看好你的长枪!”

陈世不解道:“为何?”

仙笑道:“我怕下次见你的时候,你背着法杖。”

陈世话题一转道:“可惜白衣与白玉琴一个在西北,一个在东南,不然真的很期待们能够交手,白玉琴寂寞下太久了。”

仙道:“们两个井水不犯河水,估计没有交手的机会了。”

“听说你外公把辛辛苦苦修炼的小乐传给的小徒弟了?真有么一回事?”

,本来我也有份,我没要。”

“那你可真清高,真可惜了,你外公本来能够成为第二个无之境的无之境的剑仙,啧啧啧,想想就恐怖。”

黑夜漫长,但也去得快,第二日一早,空已经放晴。

东越与太凉很有默契地整备马,准备最后的决一死战。

东越将剩余的两路马又重新整合到了一起,被太凉坑杀了十万,已经对太凉没有了兵力上的绝对优势。

但轩辕鸿信不在乎,信心满满,因为拿回了轩辕剑!

双方已经老对手了,阵前的客套话也懒得喊,都希望能够快点结束场持久的战争。

因为,两边都等不及了。

太凉府东线正苦苦支撑,似乎有濒临奔溃的迹象;而东越也消耗不起,上落还有二十万在等待镇北台的结果,只要镇北台一拿下,上落就如囊中之物,然后二十万一路南下和慕容府分一杯羹。

镇北台城头,迎霜换了一身赤甲红袍,亲自击鼓进

剩余十五万太凉分为前后两路,前面十万,后面五万。

东越二十万前,轩辕鸿信气势滔,手中轩辕剑露出王者气息,似有光芒闪烁。纪寒锋、李树桐、韩笑来分列两侧,神色肃穆。

阵前,一道影首先落下,正仙!

“笑傲下路漫漫,醉卧红尘意潇潇。”

仙在此,请招!”

随后,仙左右两旁一道道影纷纷落下,正御风秋、霜满楼、陈世,翠花等

鼓声响起,双方喊着冲向了对方,顿时厮杀声震,被雨冲刷干净的地瞬间染了红。

十万太凉神情坚定,视死如归,仿佛杀红了眼,一个太凉士兵的牺牲至少能够拖住两个东越士兵。

在开战之前,十万太凉就知道,们活不下来了,但们自愿的选择,为了太凉,为了承们义无反顾选择捐躯,们的任务就拼死拖住二十万东越,让们陷入阵地战的泥潭之中。

轩辕鸿信放声狂笑,一一剑对上三化境高手,霜满楼、御风秋、陈世依旧不敢意。

通玄、无量、知命,世上顶峰的三化境此刻正上演着巅峰较量。

手持轩辕剑,轩辕鸿信此刻已巅峰,有了轩辕剑的加成,竟隐隐有了突破化境的迹象,令轩辕鸿信更加狂傲!

霜满楼的冥海归元劲亦生生不息连绵不绝,竟然能够帮助御风秋和陈世恢复体内损耗的真元。

御风秋与陈世主攻,霜满楼负责防守,四位江湖顶峰此刻正缠斗地难解难分。

翠花持孤锋重剑再次对上韩笑来,不过身边多了绯衣、沫秀两位帮手,战起来也不相上下。

不过,仙却惨了!

剩下的纪寒锋只能挑仙来揍!

仙赫然发现,在场所有,竟然自己的修为最低!很没有面子,自己好歹三世为啊!

绯衣,沫秀虽然首出江湖,但们也才中的才,仙只能安慰自己一句,勤能补拙!

“玄苍朝暮,思量芳华……”

仙尽展缥缈绝学,但奈何纪寒锋的三刀流更胜一筹。

仙深知自己功力不到,也没有细雪剑在手,无法发挥缥缈剑法的最威力,但也没有什么办法。

“剑九,间!”仙奋力一搏。

纪寒锋三刀同出,一刀比一刀快,刀刀都充满杀招。

无声之中,仙身中一刀,身上鲜血直流,缥缈剑法不敌三刀流!

眼见不对手,仙抽身而退,纪寒锋哪里肯放过么好的机会,饱提真元,穷追不舍。

仙环顾战场,到处都惨烈景象,两边马完全陷入了厮杀的情绪之中。

仙心道,“时机差不多了!”

时,纪寒锋也追了上来。

仙一脸庄重,沉声道:“个世界上还没有见过真正的仙!”

随即,仙再出剑指,沉呐一声:“剑十,涅槃!”

纪寒锋终于露出严肃的表情,因为能够感受到一招不同寻常,远非平常剑法所能够比拟。

仙十式缥缈剑法最后一式祭出,瞬间风云变色,无数道剑气形成,威力惊动地。

纪寒锋丝毫不敢松懈,准备全力抵挡。

“十一,涅槃!”

仙四周剑气瑰丽,激荡乾坤失色,山河震动。

然而!无数剑气飞纵,浩浩荡荡竟然直射远方的一处山坡!瞬间山坡轰隆倒塌,一道口子被打开,无数洪水如一条巨的水龙向战场冲过来,霎时间,洪水声惊动地,如蛮荒野兽!

眨眼之间,东越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洪水吞噬,而太凉士兵显然早有准备,视死如归,拖住东越,尽数被淹没在洪水之中。

剩余五万太凉早已撤离了战场,将城门关闭,镇北台城门地处高势,东越那边地处低势,所以导致的结果就除了镇北台城墙之上,下面全一片汪洋。

迎霜双眼通红,奋力敲打着战鼓,剩余的五万太凉齐声高歌,为们的英雄送行。

仙看着下面的间炼狱,心情复杂。

千古兴亡多少事!

一视同仁的舍得,才能换来伤亡最少的结果。

能够保住最后五万太凉而将东越二十万全数歼灭,仙很乐意做样的赌注,只个代价让所有都很沉重。

轩辕鸿信见自己的尽数消失在了洪水之中,瞬间癫狂,轩辕剑的攻势越发凌厉。

霜满楼心知轩辕鸿信已经不顾一切,果断道:“撤回镇北台!”

轩辕鸿信还欲追去,韩笑来现身挡住了去路,劝道:“如今东越损失惨重,但还有卷土再来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