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 柳青青

小说:剑武侠锋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西玲独梦缺 字数:2241

七月,初夏,夏虫鸣。

段时间,天下还算太平,毕竟波涛汹涌之后,总得有番风平浪静。东越新王登基,自然忙于琐事,太凉与慕容府在大战之后,都需要休养生息,而萧凤仙,则在太凉众遗老拥护下做新任太凉府尊。

萧凤仙新官上任,却是低调,毕竟现在萧凤仙还坐在轮椅上,不宜抛头露面。若是整个太凉百姓都知晓府尊是个残废,对于对抗慕容府是个严重信心打击。

太凉府城南街市,玉藻袭紫纱衣裙,推着萧凤仙在街上闲逛。

太凉城般当属城南最为热闹,太凉府邸位于偏城西,属于机关重地,般闲杂不会去那,所以大部分酒楼茶馆不会开在城西。而处于地利城南,是太凉城中百姓平时上街好去处,所以些娱乐场所都选择在城南开张店铺,比如说墨下烟雨,是之前潇湘馆,在最为繁华城南之地。

不过除潇湘馆,还有好几处地方是些贵公哥喜欢去

玉藻已经陪着萧凤仙逛几日,起初心中是纳闷,自家公爷平时不是很喜好抛头露面流连觥筹,但见萧凤仙丝毫不受身体阴霾影响,乐得陪着萧凤仙享受难得悠闲时间。

“公爷今日要去哪处喝茶?”玉藻问道。

“去望月楼。”萧凤仙道。

“公是要去听姑娘弹琴!”

望月楼是太凉城近几年才开门做生意,但因为姑娘好,个个生俊俏,没多久吸引大批达官贵寻乐,比当年鼎盛潇湘馆有过之而无不及。

段时间,望月楼个头牌,名字唤作青青。

时候,取名门学问。青青之名,素耳雅目,配姓,光听名字心中震,定当是典雅大美

青青望月楼,无数公成天往里钻,但青青是个青绾,只是露些个手艺。些别有目富贵少爷只得静下心等待,装作自己是那风雅之,光天化日之下抢,那是土匪行径,有失富贵少爷身份。若是能凭借自己才华,让美拜倒,那才是件令觉得有些成事,向都是套路得心,有些心甘情愿,不说破,既得利益,还落得好名声,或许还能传出才佳话。

但是,令太凉城中富家公懊恼是,么久,那青青依然没有请谁进她闺房。令那些富家公心里很是恼火,心道牌坊立得差不多,没必要再得寸进尺,但他们无可奈何,戏还是得做完整才行。

玉藻推着萧凤仙,在众旁惊讶目光中进望月楼。

萧凤仙自从成年后,常年在外,显有在太凉城抛头露面,所以至今,大部分太凉城百姓都不知道他们新任府尊长什么样。

当萧凤仙进望月楼,富家公直勾勾地盯着他。通常,个圈交际,都是十分固定,大家伙都是相互认识,有拉帮结派,有井水不犯河水,而个新加入,瞬间能集中他们目光。

“你有没有听说哪家少爷是坐轮椅?”周围有小声议论道。

“不曾听说,看模样,是太凉城走亲戚吧。”

“都个样,还要里寻乐,我敬他是条汉!”

“你还别说,你看他身后那名丫鬟,模样还挺标致。”

萧凤仙在靠近窗边地方,选个安静位置,壶清茶,份疏果,众见萧凤仙除坐着轮椅,没有什么特别地方,不再关注,只当是第望月楼寻常外地

萧凤仙刚到没多久,在楼里妈咪招呼声中,青青登场

在场众皆直勾勾地盯着青青,但偶尔装模作样抿口小酒,以示自己君作风。

玉藻抬眼望去,想睹传说中望月楼头牌究竟是何模样,只见青青身淡青色薄纱,裙摆飘飘,面容如皎月,眼波如丝,秀手纤华,玉藻暗暗称赞道:“好个清秀美。”

萧凤仙笑道:“你和她想比,不遑多让。”

玉藻脸上红:“公爷说笑。”

在众多富家少爷注视之下,青青到台中央,把素琴摆在身前,抬起双手,伸出十指,随着琴弦拨弄,道道悦耳琴声缓缓传出。

“好!好!好!”

道道赞美声此起彼伏。

姑娘当真绝色!而且才艺无双!”

曲作罢,青青躬身低眉回赞道:“小女才疏学浅,不过献丑曲,难登大雅,各位才是及第登科,小女敬各位杯!”

杯酒入喉,青青将目光转向远处萧凤仙,笑道:“看公模样,面生得很,是第次赏脸看青青吗?”

萧凤仙微微点点头道:“正是,久闻姑娘芳名,今日见,果然天姿国色。”

青青蹙眉道:“公莫不是在骗奴家!”

“此话何意?”萧凤仙不解其意。

“若真是心系奴家,专为小女,又为何只饮茶,不赏半分酒面?”

萧凤仙歉意道:“是本公考虑不周。”

“不周之处,亦可挽回。”随即,青青拿起壶酒,斟酒杯,手背甩,那杯酒在萧凤仙桌上飘然而至,杯中之酒稳稳当当,没洒落。

幕,四周之都看在眼里,心中暗自惊叹,原姑娘不止生美,弹手好琴,另外还是个练家,刚才那随便露手,起码得有三四品实力。让四周各家公哥更加心痒难耐,征服个娇滴滴弱女没什么,而征服个有实力才能令有成感。不过让各家公少爷有些迁怒于萧凤仙,眼神似有不善,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乡野村夫,怎么姑娘眼,姑娘亲手斟酒,他们可没有喝过,真是该死!

样。

若每个都是那么惨,大家心安理得,若有比其他好,那么将成为众矢之叫怀璧其罪,匹夫无罪。

萧凤仙看着眼前杯酒,笑笑道:“自然不能让姑娘失望。”

随即,萧凤仙抬手端起酒杯,却被玉藻按下,“公,你身体目前还不宜饮酒!”

萧凤仙摇摇头,轻声道:“无妨,我自知轻重。”

杯酒下肚,萧凤仙倒悬酒杯示意青青,青青见状,贝齿微露,含笑道:“公爽快!敢问公出自哪家府中,定是那高贵家才能生出公!”

“不才,我近日才到太凉城,投靠住在太凉城南五里外亲戚家中。”

萧凤仙话音刚落,周围有嗤笑声传,“原只是住在城外乡巴佬啊,我还当是哪家望月楼种地方,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其实啊,我看出他只是个普通,为什么?首先是气质啊!气质不像咱们样!”

“兄长说对,所谓野鸡变不成飞天凤凰,鲶鱼想跃龙门?”

“我说小,你还是快快回去吧,里不是你种该身份,哈哈!”

“哈哈……是!”

片嘲讽声中,萧凤仙不以为意,玉藻像看着群白痴样看着,只是悲哀太凉后代弟怎么尽是群酒囊饭袋。

所谓前吃苦,后享福,但终究会坐吃山空,若前倒,那到时候可真是片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