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 何谓天才

小说:剑武侠锋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西玲独梦缺 字数:1932

城,听风楼。

轩辕潇湘俊郎脸上没了仪态,颤抖着落黑,轩辕红妆笑:“萧凤仙就让如此失态?”

轩辕潇湘还不可置信:“居然有人真般残酷冷静!”

“想要得到,就必须要有牺牲,很多人都不白主动牺牲和被动牺牲区别。”

“若当时绝对想不出办法。”轩辕潇湘否定

……又赢了!”轩辕红妆颔首低眉,轻缕额前垂丝。

轩辕潇湘一如往常,站起身,轻轻摘下一片红叶,递至轩辕红妆跟前。

醉了一杯红尘,轩辕红妆执笔:“如今萧凤仙完成了约定,尽灭三十万东越主力大军。”

轩辕潇湘接过话:“轮到们展现诚意了!”

四月,花开满城。

十万大军浩浩荡荡从云城开出,皆黑甲红袍。

城外,茅草屋院内,老桃树新叶逐渐茂密。桃花却所剩无几,掉了一地,年人也懒得捡了,过了花期,酿桃花酒也显老,不好喝,打扫也不用,化作春泥,别有一番芳香。

桃花不捡,酒却还得煮,年人心满意足,火候刚刚好。

一袭藏青色大袖衫,轩辕潇湘飘飘而

“十万大军出发了,目标天策府。”

年人一句话也不回应,只洗了两只酒杯,分别盛满了温酒。

轩辕潇湘端起其一杯,一饮而尽,然后转身离去。

天策府一座拥有着上千年历史老城,但几日,城百姓已经人心惶惶,当镇北台三十万大军尽灭之时,个消息就已经传到了都城天策府。

而更令人惊惶不安,云城不知从哪里召集了十万人马,浩浩荡荡向天策府开波。

天策府官员百姓都知,东越要变天了,因为小王常年在云种敏感时期出兵,其目不言而喻,小王轩辕潇湘等不及了,他要造反。但也有很多一部分人在静观其变,他们在等轩辕鸿信王者归,因为还有三十万大军在上落,时候只要三十万人马掉头回援,轩辕潇湘不堪一击。

另外,天策府忠于轩辕鸿信一派还有一件事要考虑,那就还有轩辕月坐镇,位东越二王爷,轩辕鸿信弟弟。

传闻,东越还有一位三王爷,但失踪多年,杳无音信,不知生死。

当十万云大军到了天策府城门之外时,发生了一件令所有人大跌眼镜事,天策府守城老将军直接大开城门,恭恭敬敬将云大军迎了进去,城轩辕月丢下了天策府匆忙逃窜。

而此时,正在往天策府赶回轩辕鸿信直接急火攻心,喷出一口鲜血,“轩辕红妆!”。随后,轩辕鸿信换了一个方向,带着韩笑和纪寒锋转头往云方向赶去。

城五里外破旧茅草屋近日频频有人登门。

一回不藏青色大袖衫,茅草屋前院虚掩大门被一脚踢开,年人坐在老树下皱了皱眉头。

讥笑声传:“还以为死在外面,原躲在里当缩头乌龟。”

人正从天策府仓皇而逃轩辕月。

年人身份则呼之欲出,正失踪二十多年东越三王爷,轩辕沧海!

风,轻轻吹过,飘了一点残花断枝下,轩辕沧海视若无睹,用衣袖扇了扇炉小火。

轩辕月见轩辕沧海不理会自己,怒:“么多年了,样让人厌烦态度,当年天才,现在一个废物!”

“天才变废物,感受如何?”轩辕月近乎癫狂:“以为谁?现在还敢样对现在要杀,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轩辕沧海置若罔闻。

轩辕月越说越气,大步上前,一脚将轩辕沧海面前踢翻在地,温热桃花酒溅了轩辕沧海一身。

轩辕沧海不喜不怒,用袖擦了擦脸上酒渍,蹲下身,收拾地下一片狼藉。

轩辕月嗤笑:“活在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先王那老头最喜欢,但那又如何?还不没有坐上王位!旷世奇才,十六岁化境又当如何?现在经脉尽断,就一个废人!而最无能还被大哥抢了去,滋味如何?”

面对轩辕咄咄逼人,轩辕沧海依然面色平静,云淡风轻。

轩辕月忘乎所以,放声狂笑:“轩辕潇湘那小竟然敢起兵反叛,就去把他杀了,又当如何?心爱女都保不住!”

轩辕沧海终于站起身,袖扫了扫身上灰尘,淡淡:“看样去找过了红妆。”

“不错,正她向透露了消息,想要向她求救?放心,在杀了潇湘那孩之前,不会杀!”轩辕月歇斯底里

怕她,所以。”轩辕沧海平淡

……!”

“因为怕她,所以才一定要要从里找回那可怜一点自尊。”轩辕沧海继续

说什么!再说一遍!”轩辕月目露血丝吼

轩辕沧海脸上终于有了表情变化,“怎么就没想过,红妆她为什么放心地把位置透露给呢?”

“难……!”轩辕月一脸不可置信。

轩辕沧海眼神一凛,“如二十多年前那样愚蠢!”

随即,在轩辕月惊骇眼神当,轩辕沧海抬手一吸,大喊:“过!”

轩辕月岂能坐以待毙,全力运转真元,但身体依然不受控制地被拖向了轩辕沧海。

瞬间,轩辕就被轩辕沧海右手捏住,似乎稍微一用力,就能将脖捏断!

轩辕月心升起惊涛骇浪,喉咙艰难出声:“化境……之上!……不可能!……”

轩辕沧海眼神之透露出悲悯:“,二十多年前功力全失,经脉尽断,但天才!再用二十年重新修炼,对说,时间足够了!”

“天才,等凡人所不能仰望练了四十年,才堪堪摸到了化境门槛,太差了!”

轩辕月脸上恐惧越越浓,他后悔了,他就不应该个变态!

涨红了脸,轩辕月艰难:“等……等一下……”

然而,不等轩辕月把话说完,轩辕沧海右手捏得更紧了些,轩辕月在半空绝望地挣扎着,却早已说不出一个字,慢慢地,轩辕月闭上了眼,四肢不再动弹。

东越王爷,轩辕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