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 刀剑相争

小说:剑武侠锋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西玲独梦缺 字数:2234

红蝶看着仙一脸认真的模样,将信将疑,慢慢转过头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差点将红蝶手中的油纸伞给吓飞

只见有两只吊睛白额大老虎正虎视眈眈盯着红蝶,嘴里不时发出沉闷的咆哮声,獠牙露出,上面还有不少的血迹。

两只老虎实太过于巨大,令红蝶瞬间胆,她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老虎,她甚至觉得只要一口,这老虎能将自己吞入腹中。

红蝶一动不敢动,甚至连呼吸声都及其微弱。

令红蝶绝望的,这两只老虎动,慢慢地向自己走,喘着粗气,咆哮声越越大。

红蝶冷汗直流,如今的境地,不光要面对两只大老虎,还要面对旁边的仙。

“拼!”

红蝶拼着即使会受内伤的后果,也要强行将自己的巅峰修为瞬间爆发出

仙也不敢大意,做好作战准备,万一红蝶转头向自己攻

那两只老虎貌似等不及,伸出爪子,朝红蝶扑过

红蝶神情坚决,似乎做出决一死战的决,全身真元护体,突然拔地而起,身形爆射远遁,眨眼之间消失不见。

“这……”

仙望向这一幕,看的目瞪口呆。

“我还以为有幸能够见识到虎大战呢!结果居然让她给逃!”

“不过……她逃,我怎么办!”

仙想到这里,紧张的瞬间提起,“红蝶逃走,那老虎下一目标不!”

仙也要开溜之时,那两只老虎好似对仙不感兴趣,用舌头舔舔爪子,然后没入红树林之中消失踪影。

仙终于松一口气,“原老虎也挑食的,我做失败,连老虎都看不上。”

既然危机解除,明月楼的也死伤惨重,仙觉得目的基本达成,那死去的三明月楼成员想必也会令东越大出血。

身形一闪,原地消失,准备离开九香枫。

仙刚走之际,不远处一棵红叶树上又坐着一道鬼魅影,嘴里发出咯咯的笑声。

“抓到你!”

鬼魅影旁边,仙赫然出现。

“一开始我察觉到附近还有另外一。”

仙盯着眼前这,准确地说,小女孩!

“那两只老虎你的?”

小女孩并没有因为被发现而有别的神情,脸上露出淡淡地笑容,听到仙问话,她轻轻点点头。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女孩发出清脆的声音,很艰难地一字一字说道:“因为……他们……要……害你。”

仙听得一头雾水,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道:“我叫春桃。”

一声春桃入耳,仙仿佛晴天霹雳,中不敢相信。

“你今年多大?”仙问到。

叫春桃的小女孩思索一会儿道:“你问我……活多久吗,好像……十多年……吧。”

仙不敢再继续细问下去,因为他已经基本确定,他害怕问那问题,因为他觉得这实太过于惊世骇俗。

既然自己都能够三番两次去别的世界,那么这样的事情也有可能发生的,仙笑笑,只能这样说服自己

看着这小女孩,仙记起小时候天禄阁中看到过的一本孤本,孤本上只言片语记载数千年前的奇闻异事,其中有两字令他最为印象深刻——“妖族”。

难道这小女孩妖族?如果不,眼前的事实怎么解释;如果,那别的妖族哪?一种族不可能直接消失不见,算慢慢消亡,史书上也应该有所记载才对。

“如果数千年前存妖族,而现又完全没有记录的话,只有一可能!那妖族消亡的历史被特意抹除!”

想到这里,里不免打寒颤,历史从都被胜利者书写,失败者被没入尘埃。

仙看着春桃,轻声问道:“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春桃抬起头,稚气的脸庞露出天真,看着天空道:“外面的世界吗?”

仙点点头道:“一充满黑暗和光明的世界。”

仙牵着春桃的小手,一步一步走出九香枫。

他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若留春桃一九香枫他也不放,难免会有被发现的一天,既然如此,那让他保护她吧,毕竟这属于他的因果。

沈廉隐藏一处峡谷的半坡之中,情异常复杂。

到镇北台之后,大少爷让自己带领那五百杀手悄悄潜进东越境内。

此时此刻,沈廉正处于秋叶原通往牧野的必经之路之间。

东越的三路大军驻扎牧野,而后方的秋叶原则粮草供给的大本营,牧野所需要的战略物资通通都会从秋叶原运出去。

而沈廉脚下的这条狭窄小道则必经之路,五百杀手不适合上阵杀敌,但杀越货倒不二选。

沈廉这里埋伏好几天,内纠结,想要有所动静,又不想有出现,因为据可靠情报,负责东越三路大军的后勤运输的正沈剑

“大少爷这要我做断啊!”

什么什么,随着山谷之中传轰隆隆的声音,沈廉知道他终于要面对

果然,随着领头之的出现,沈廉瞪大眼睛,正自己那死而复生的亲弟弟!

“传令下去,打起精神,目标出现,速战速决!”

沈剑悠闲地坐马上前面带领着队伍,这条路他走很多次,从没有出过状况,所以他很放,他不会认为太凉军能够绕过牧野打劫东越的粮草,因为牧野到这里都崇山峻岭,太凉军根本不可能做到悄无声息,算太凉采用简军精兵战略,派出少量马翻山越岭,那也不会他的对手。

不过凭借敏锐的嗅觉,沈剑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停!!!”

沈剑大声传令下去:“派探子先去前方探路!”

“不用探!”

沈剑大惊失色,立即抽剑而出,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

“沈廉!你这缩头乌龟,还不快快现身!”

“如你所愿!”

随后,半山之中掠出一道影落地,站沈剑马前,飞鱼服,绣春刀。

“太凉沈廉此,尔等!还不束手擒!”

沈剑嗤笑道:“大哥,以前只觉得你耿直,今日却让我改变对你的看法,那蠢!愚不可及!你当这里什么地方?还你窝囊一辈子的太凉城?”

沈廉不管不顾,大手一挥,五百海棠杀手从半山之中冲杀

“哦?有伏兵!但这么点还远远不够!”

沈剑策马狂奔,直冲沈廉,身后东越兵马纷纷亮出兵器迎战太凉马。

沈廉见沈剑策马冲中镇定,手中秀春抡出,快要冲到眼前的战马应声而倒,沈剑凌空而起,沉呐一声,数道剑影迸出。

绣春刀飞回手中,沈廉立身运劲,沉若嵩岳,连环式,式连环,奥妙刀式现世,霎闻风鸣。

瞬然之机,两短兵相接,沈廉凌厉回身,回旋利茫现,绣春刀扫风而出;而沈剑同样执剑凌厉直进,剑快刀猛,剑起风云霹雳,刀惊日坠星辰。

一瞬之间,两一刀一剑交手数十回合。

沈廉纳气吐元,战意傲然,沈剑同样内劲鼓荡,剑法精妙。

“当年你不学刀,要学剑,果然没有令我失望。”

沈剑剑招步步紧逼,“令你惊喜的事,不止如此!”

刀无语,剑无声,沈廉中暗叹一口气,一切终归要结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