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 比自家丫鬟还给力

小说:四眼学渣也敢玩穿越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千三万 字数:2647

“九州,快将北荷小姐请到凉亭里去。”不然会出人命了!

“是是,北荷小姐边去。”九州领客人快速逃离现场。袭眼熟的白裙望了名晚,抱起了桌的木盒,匆忙从白身侧闪而过。

日月黯然失色,天地间片混沌,名晚扯衣裳盖在了白头之后把抱住,挡住了些她带进的灰。

尘埃渐渐落定,白穿过衣裳和名晚的怀抱两层,钻出个脑袋

“殿,您要奴婢打扫哪里……挺干净的……刚刚就……现在……奴婢晓得了……”白慢吞吞的怂拿开反派抱自己的手感激的拍拍反派肩近视眼也可见的那层灰。“儿替主子洗衣裳,不生气嗷。”

“好。”温柔藏刀,睫毛的灰尘微颤,抖落成的柔,九成的狠。

:不可能!

你给本王滚进!”名晚刻厉声把叫了进,当面对质。

“白是你从哪儿拖出的?”

“回殿的话,您的床……床底……”惶恐,风替他扒开门缝的时候,不小就看到了卡在床底的那片片咸鱼,咸鱼在摆尾。

“你钻本王床底干什么!”语气是直接训斥,而不是质问,披在白的衣裳吓掉了,惊起阵打到膝盖的蘑菇

嘤嘤嘤,都怪那阵会看场合的风。

吸了鼻子,把卡在腰带里头的三枚小铜板抠出,要还回去。

名晚:“……”

:“……”

的手指头挤不到腰带里去。

小场面,白不慌,深深吸口气含,提起自己薄如蝉翼的小蛮腰

“殿是我还你的钱,你先记,剩的就在我工钱里头扣。”三枚小钱不情不愿摆在了名晚面前。

名晚没接。

“您拿啊。”白眼里满含真诚,却在“怕他怕他”不停滴血,她刚认的三个小孩儿啊,全要送人了。

能赚回文也好,名晚收了那三枚铜钱。

“并非所有人都同你般喜爱玩闹,今日你有错,须好好向北荷姑娘赔罪听到了没有?”

“是,殿大人。”白没脸了,想她也是堂堂读了十几年书的人物,现在……言难尽……

亭台修建于清流之,暖风过也寒了些许。北荷低头用手帕擦试木盒的灰尘,雪白的罗裙也流了些尘埃,却更显得衬的人儿皎洁。

名晚换了衣裳,赶赔罪。“在管束无方,让姑娘见笑了。”

将军客气了。”北荷起身笑,从容回礼。

皎皎天月,盈盈水中荷。

谁曾想有天荷花和朵白姓莲花遇了。

“请坐。”

“多谢将军。”某两人动,行,皆让白不好意思出场。名晚伴北荷过去坐,反派闪,后头站了个矮撮撮干净净的白

般配如此,两人直接结合算了。

“北荷小姐,奴婢对不住您,给您道歉了,道歉了。”白头挪过去,弯腰,深鞠躬,二鞠躬,低头认错。

“罢了,不碍事。”北荷微微笑,轻道。个不懂规矩的丫头,和她计较也是在外人面前折煞了自家的面子。

头尽量不捣乱,只是声音,还有眼前白花花的片,有点儿眼熟。

眼熟。莫名其妙。

但眼皮子不受控制的看去,不是那日在店里买走自己衣裳的那个金主吗?

眼神诡异,不可描述。打量了遍又遍,北荷被白瞧得有些不自在,但又不好明说,轻声咳了咳。

温和的咳嗽声绝对不可能唤醒白

儿过!”名晚伸手把白拉了过去站到自己身边,拦些,免得伤了外家人。

“似乎,儿之前和北荷小姐见过?”

“殿您说啥?”白才清醒过站直了,件衣裳而已,况且她也给了钱,那就是她的了。

北荷笑,“小女子确实和白姑娘见过,没想到白姑娘竟是将军的人。早知如此,北荷就不与白姑娘争身衣裳了。”

“是么?儿和白姑娘还真是有缘分。”那意思是白出去和人家有过节了,不晓得白有没有动手。

“对啊,殿大人。北荷小姐为了见位非常重要的人,千辛万苦去寻衣裳。所以最后重金从奴婢手里头买了,殿要知道,女子都会以最好的模样底最重要的人。”

意思够明显了,把反派嫁出去给别人管,自己只干活就行。

……比自家丫鬟还给力。要不是白是在将军里头的,北荷非把白招回去当贴身的丫鬟。

个小小的奴婢多什么嘴,退!”反派冷哼声,按白的性格,不应该直接手抢回么,居然还反过替别人讲话。

到底是白被重金收买了,还是脑袋刚刚进水了,反派不得而知。白思不敢猜,名晚喝了口茶,压压惊。那咋不见白好好收拾自己,还是里没有她的……再喝口,压惊。

“是。”

九州在主子身后招招手,把白招到他们的阵营里头去。

“姑娘费了,只是某多年习惯人了。但若能与姑娘成为好友,也是某的荣幸。”名晚站了起,拱手拜,“恕在招待不周,您请便。,将衣裳送给它的主子去。”

“是,殿。”

说完,他去了。

路清冷,北荷里似乎某块也起被牵走了,不知滋味,只觉得忽然寒起

“不怕,他们男的怎么会懂我们的思,哪对儿不是从好友发展过的?”

眼里清寒的影子未尽,宽松的小背子之那节粗布捆的腰就将北荷的视线全挡住了。

占了名晚位子,可得把位救命恩人给留住了。

“我并非没有自知之明之人,不会多打搅的。”北荷轻轻站了起,“不用送了,川,烟,扶我回去。”

“是,小姐。”

北荷怎样进,就怎样落落大度的回去。

“可惜了,多好的位姑娘,吹了。”九州也坐了去,从怀里头掏出把瓜子放到桌子,推了半到白跟前。

“白兄弟,请。”

瓜子,女为对儿唉声叹气,瓜子皮飞了地。

“白兄,实在太难找到你般与我志趣相投的道友了。”九州惋惜道。

“那我呢?”也插手抓了把瓜子,“以前你偷拿瓜子都是先和我分的。”

“送你的衣裳去,你能和白兄相比吗?”抢回了手里的瓜子放到白前头去。

声抱起木盒,“白姑娘,该打扫了,你,我看到你做了什么,给你两倍的工钱。”

两倍?!

“九州咱改日再磕。大哥您等,看啊。”提起衣裳扒拉了桌的瓜子壳兜手拿过了里头的木盒。

大哥,刚刚我擦桌子你看到了没?”

“看到了,加钱。”留了个眼神给九州自己体会,带服服帖帖的白走了。

大哥,我正替您拎箱子呢。”

脸傲气,不在意,“加钱。”

九州放到嘴边的瓜子掉了去,“也行?”

……

扫了房间,洗了衣裳,拖了地,擦了花瓶……

:“加钱,加钱,加钱,加钱……”

大哥,还有啥事?”

尘不染,干净得透透亮亮,闪闪发光。脑袋转了好几圈,没什么可做的事。

但似乎,还有点儿……

“是什么呢?”都快抓破了脑袋,真的还有的,就时之间记不起了。

忽然又记起了。

“白姑娘,你同我去冰窖看看吧。三九天用冰镩打的冰块还没有用完,先前殿都喝冷冰水泡的茶,些天偏偏喜欢热的了,冰块还剩很多。夏季也过了,该想想怎么处理冰块了。”

边发愁,边领冰窖过去。

冰窖建在地底的洞穴之中,连通院里的几口水井,出口被砖块堵得严严实实,进去时需要将砖块移开。

和男仆们把砖搬开,白与九州跟打火把的几个伙计同进了冰窖。洞里很潮很黑,白感觉到了寒意却没找冰块,鞋子也粘层湿土。

只看得到块块厚毯子裹成许多大方块。

几天至少要将半的冰块处理掉,才能保证冬季湖面结冰时存进新的冰块。除却夏季使用的,其余好的冰块都是为殿的。”让人打开了块出

毯子之是厚厚的干草,拆了好几层才看到冰块,但大坨,白有些奇怪。

“难不成你家……将军泡壶茶都要吃大坨吗?”

点了点头,白巴都要惊到地去了,什么人比自己还能吃,主要还吃……冰……

么吃难怪会出事。”白抖了激灵,反派子癖好,惊人。

难怪天天叫什么体寒,什么就白人能够温暖他寒冷的小脏。

自知不可能天赋异禀,自带暖宝宝,那唯的可能也就是……皮脂肪比较厚……耐寒……